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進入蔬菜溫室生產之前需要考量的問題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法律糾紛擾亂了蝴蝶蘭市場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Hans Neefjes 2019108

https://www.hortipoint.nl/floribusiness/legal-dispute-disrupts-dyed-phalaenopsis-market/

荷蘭公司VG ColorsHE Licenties / Hanson UitgeversHE / H)都涉及了有關蘭花染色技術的專利糾紛。在過去的幾個月中,HE / H在各個蘭花銷售點採集了蝴蝶蘭的樣本,他們指控花卉供應商使用的技術沒有專利權。這種情況導致了市場的動盪,貨架空缺和雙方聘用律師。

https://www.hortipoint.nl/wp-content/uploads/2019/10/gekleurdephalaenopsis-1024x533.png

如果最近訪問過園藝中心,也會注意到看不到染色的蝴蝶蘭。幾乎可以確定,這是由於來自Eversheds Sutherland律師事務所的一封信。染色花經銷商在第37週收到了一封信。根據這封信內容,這些收件人是購買蝴蝶蘭Royal Blue的公司。在過去的幾年中直接從VG Colours或通過中介來自LogicoVG Orchids這樣的公司。表示此類植物侵犯了Hanson Uitgevers的專利權。此公司授予HE Licenties公司獨家許可。

責任性

VG ColorsHE Licenties / Hanson UitgeversHE / H)與涉及蘭花染色技術此專利糾紛已有一段時間。 2019619日,法院裁定VG Colors承擔責任,並裁定不再允許此公司再以HE / H專利中所述的方式為蝴蝶蘭花朵染色。但是根據指控一方的Guus van der Kaaden所說,該公司仍像以前一樣繼續進行染色。

VG Colors辯稱他們使用另外的多種著色技術,但都不侵犯任何專利。他們還宣稱他們方法已經得到專利律師的確認。Van der Kaaden則表示,他的公司還讓幾位不同的專利律師進行了VG Colours的蘭花染色測試。〝我們決定只等三個月,但是專利侵權仍在繼續。我們已經受夠。〞

宣傳

VG Colors嘗試藉由新聞稿和有關其關係的電子郵件來尋求宣傳。他們認為HE / H故意干擾了VG Colors與客戶之間的業務關係。此外,他們將認為HE / H是一個不了解市場的組織。因為他們在花卉界並沒有任何知名客戶。 Van der Kaaden對此表示異議,並說明來自BleiswijkCympha公司是他們的長期客戶。他補充說HE / H在巴西和美國也有客戶。

藉由即將發布的臨時禁令,VG Colors希望阻止HE / H公司與他們的業務關係人和買家進行聯繫。此外VG Colors開始提出上訴程序,以挑戰上述2019619日的裁決。VG Colours的董事相信此份臨時禁令和上訴將得到理想的結果。

同謀和負責任

由於這封信與包括的幾個附件,這些染色植物的買家現在知道發生了什麼。律師事務所寫道,買賣這些植物的任何一方都是同謀與需要擔負責任。甚至運輸植物或將其存放都應受到處罰。如果經銷商確實想要出售染色的蝴蝶蘭,要確保不侵犯上述專利。律師的建議是對植物進行測試。專利補償金和用於補償放棄收入的金額可以迅速增加。Licenties代表正在談論數十萬歐元。法官將很快判決與當前爭議有關的實際金額。

在同時,零售商沒有冒任何風險。即使那些沒有收到專利問題通知函的零售商也沒有。他們將所有染色植物下架。在調查期間,他們將暫緩出售此類產品。一些內部律師也在處理此案。

爭議

當記者詢問涉及植物和花卉染色的蘭花種植者,貿易商和染色公司相關情況時,普遍的回答是認為不應通過媒體,律師致買家的來信或是新聞稿來進行爭論。他們也不想就VG Colours / HE Licenties的一案件發表自己的看法。遇到法律問題時,最好躲在一旁(to stay under the radar)

事實上,蝴蝶蘭的染色還沒有停止。但是其數量不大。這不但是因為法律糾紛,還因為是基本產品白色蝴蝶蘭的需求量與價格都是上升。如果您可以從白花中獲得不錯的收益,為什麼還要花費更多的經費在著色工作,尤其是考慮到當前市場的動盪情況。

染色蘭花不是暢銷品

https://www.hortipoint.nl/wp-content/uploads/2019/10/Schermafbeelding-2019-10-07-om-16.04.20-1024x767.png

管理經理和銷售經理都同意染色的蝴蝶蘭從來都不是暢銷商品。以一位匿名者之意見,他們不願意以任何方式給人留下印象。因為蝴蝶蘭是一種有利潤產品,所以大多數經銷商都沒有更換其他供應商。他們也不會冒險購買任何可能侵犯專利權的產品。

事實上,擁有多個銷售地點的買家並未在其所有銷售點都提供染色蝴蝶蘭。這再次表明此種顏色產品並不是不可少的商品。在比利時和德國,染色產品需求量大於荷蘭。

沒有人確定知道荷蘭生產了多少人工著色的蝴蝶蘭。依據幾位貿易商的說法,當白色蝴蝶蘭的中端價格在2018年創下歷史新低點時,被染色的蘭花數量增加了。每株植物染色成本,大約1歐元,很容易回收。Royal FloraHolland的蘭花盆栽產品經理Cor Middelkoop表示此利潤率一直在下降,特別是由於有色植物的供應量增加。但是他沒有關於數量和中間價格的確實數據。他說染色後的植物在進入拍賣數據庫沒有特定的代碼。對於更多小量產品而言,都是如此。我個人希望能夠從我們的系統中檢索出更多級別的產品數據。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內部人士說。〝所有提到的有關染色盆栽蘭花的數據都被嚴重誇大。其利潤率與基礎產品白花蝴蝶蘭的利潤率直接相關。對於蝴蝶蘭而言,目前這些利潤率是負值。關於專利權,那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對於盆栽蘭花著色技術,這不是第一個法庭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