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荷蘭與 Maarel Orchids在國際市場上的突破

Westerlay Orchids的碳中和蘭花生產

農企業全面有機化的結局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來生不做鄉下人-2021年的中國

 

國立中興大學 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 陳加忠

 
 

唐明先生有篇文章〝來生不做鄉下人?〞

中國是農業大國,以前以"士農工商"排序,農民地位是排列第二。"以農立國""重農輕商"是數千年皇朝的政策。但是到了近代中國,由於戶口限制,農民被綁在鄉間,就是到了都市成為農民工,其戶籍仍是限制在鄉間。

鄉間是什麼,代表低下落後,代表毫無機會翻身,代表一生一世被歧視。農民的身分,等於一種詛咒。因此在四川夾江,其祭奠傳統是為死者焚燒紙糊城市戶口證,希望來生投胎成為城裡人。千萬千萬不要再生在農村,千萬千萬不要成為農民。

唐明先生最後一段評論"中國農民,比起其注定不幸的命運更加可憐的是眼界。他們只期盼來生不做農民。如果他們知道世界還有移民這件事,他們就會焚燒仿製的美國、加拿大與澳大利亞的護照"

中國數千年中,鄉下人難道世代為鄉下人,農民永遠為農民而無法翻身之機會?看看一些社會科學的研究。

美國E.A.Kracker1947的論文,其參考資料來自南宋紹興十八年"題名小錄"與寶佑四年"登科錄",結果顯示,一半以上的進士來自平民家庭。

同樣1947年,中國費孝通與潘光旦兩位學者,收集北平地區915份朱卷作者資訊,五代之內均無功名有13.3%1962年,何炳樣學者調查明清四萬人以上之舉子身世,平民出之舉子占40%以上。代表人才是在流動狀態。

2017年,中國郭若玲學者針對。清代朱卷集成"記載中清代8000份朱卷作者的家世調查,有12.7%來自三代均無功名的農村家庭,20.8%來自上三代均為平民之家庭。

上述數字顯示了在中國科舉制度下,社會仍然具有一定的流動性。可藉由科舉實現自己與家族的向上流動。但是到了近代中國,在科舉制度的發源地,中國農村因戶口限制,發展機會更不如城市,城鄉差距越拉越大。在中國的高考(台灣的大學入學考試),各大學的地域名額限制,更是刪減了鄉下農民子弟機會。

這就是中國一分為二的現況,一為城市人,一為鄉下人。鄉下人進入城市翻身的機會,在戶口限制,在教育制度等種種限制下,機會越來越少。最後鄉下人只能自怨自哀,〝願來生不做鄉下人〞,〝願來世不再生在農村〞。

這種中國,是很多人看不到的中國。也是台灣內部一堆睜眼說瞎話的人,永遠不敢面對的中國。

來生不做鄉下人?

https://www.cup.com.hk/2021/10/29/tang-ming-the-curse-to-be-born-a-peasant-in-china/

中國一直自稱農業大國,傳統以來又有士農工商的尊卑有序,歷代皇朝又以農立國,又說重農輕商,可是農民的身份地位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如果我說,農民絕對是中國社會歧視鏈的最底端,應該不會有人反對。反對的話,就叫他身體力行,先把自己的戶口改為農民再說。

直到 20 世紀 80 年代中,根據調查,鄉下的 7 18 歲男性,身高跟城裡的相比還有點距離。鄉村的人但凡進城,立即就會被勢利眼尖的城裡人看出來,普遍來說,他們灰頭土臉,面色蠟黃,雖然可能是由日曬過度造成,當然絕對不是佛羅里達棕櫚灘等地方流行的 tan

根據中國的戶籍制度,城裡人與鄉下人,是完全兩個等級,命運當然也是天淵之別,在大災難的時候,分野就十分顯著了。無論是上海話還是廣東話,「鄉下人(仔)」都是絕對的貶義詞。

英文對於「鄉村的人」的表達非常多元,譬如說 countrymen 或者 folks,大約相當於「鄉親」,但使用的時候,並不局限於村民,甚至可以引申為國民同胞。又或者美國的 redneck,某程度上可以視為對農民的貶稱,但身為 redneck 大概不會買帳,這個字除了形容鄉民思想頑固、價值保守,還有一點驍勇、飆悍,令城裡人不得不敬而遠之的感覺。最接近的大概是 hillbilly,但是這個字也可以用於自嘲。而城裡人的油滑、軟弱、膽怯,也有對應的 city slicker 這種蔑稱。

但是,中文是沒有這種對等「歧視」的,鄉下人絕對沒有資格鄙視城裡人,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看見賈府裡的「哥兒姐兒」,簡直是神仙下凡,讚不絕口。只有城裡的人,才有資格稱作先生小姐,老爺太太,鄉下人沒有這一套。

事實上,中國的農民自己也心知肚明,譬如四川一個叫夾江的地方,長期有一個傳統就是在祭奠的時候,焚燒仿製的城市戶口證,希望他們來生投胎當城裡人,千萬,千萬不要再生為農民。

所以中國這片以農立國的土地,幾千年重農輕商的文化,受害最深的反而是農民,農民的身份,竟然相當於一種詛咒,這是怎麼回事呢?我當然沒有答案。

最好的方法是比較一下英國、美國的鄉村,那裡的鄉民是如何保留權利的,為何他們不必遭受城裡人的「壓迫」和歧視?他們的農產品賣多少錢,土地又是誰所有?可不可以自由遷徙?在鄉村範圍內,到底是由本鄉的人自治,還是由朝廷政府派遣官員,由上至下管頭管腳,連出城都需要開特許證明?其實這個傳統也很久了,至少朱元璋的時候就絕對不允許農民自由遷徙。如果這些根本問題都從來沒有變過,那麼農民的命運,當然也不會變。

香港曾經有一本暢銷書叫做「來生不做中國人」,後來被網民廣傳之後,已經出了進化版「今生不做中國人」,而身體力行,最迅速爽快行動的是誰,當然是有目共睹了。

至於中國的農民,比他們注定不幸的命運更可憐的是,局限於眼界,他們只能期盼來生不做鄉下人。如果他們知道這個世界還有移民這回事,他們就會焚燒仿製的美國、加拿大、澳洲護照了,而對於頭腦靈活的 city slickers,紙紮的外國護照,或許已經是一門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