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整合性病害管理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Eric Moor對蘭花產業之意見(201610)
 

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Source: Hotpoint International newsletter, 21 October, 2016

刊物訪者提出的問題:”蘭花能夠維持新潮感,還有多久?”

Eric Moor的回答我們應該將荷蘭種苗生產及栽培者與美國結合。

荷蘭人有個綠手指(擅長栽培),美國人擅長銷售。

Eric MoorSion公司之總經理,公司位於 De Lier8年前此公司自蝴蝶蘭生產者轉變為種苗供應商,宣稱目前為世界第三大的蘭花種苗公司。Floricultura Anthura 正在爭奪第一名,Sion公司占有20%以上之數量,因此為四大供應者之一。每年生產3000萬株,全世界蝴蝶蘭生產者都知道此公司。

(本文作者說明此段不正確。Anthura公司不會與Floricultura爭奪蘭花龍頭。蘭花種苗公司前三名是Floricultura, Hark, AnthuraSion只是第四名,而且世界上許多蘭花生產者根本不知道此Sion公司。)

Eric在世界旅行,他認為世界近來經濟發展興起的國家有墨西哥、巴西、伊朗、中國、澳大利亞、印尼、印度與越南。Sion公司在台灣已經有代經商。他一年不用再去四次。

Eric剛自台灣離開,他看到颱風對東亞國家溫室造成的災難,但是台灣已度過此艱難時光(台灣蘭花溫室已能夠應付此颱風)

去年,台灣蝴蝶蘭輸出量減少了10-15%2016年也將是如此。

台灣逐漸失去了歐洲與美國的顧客。原因十分簡單。台灣蘭花產業並不了解他們顧客的需求,有4家台灣公司可能與荷蘭種苗公司一樣,設法了解顧客的需要。但是大多數蘭苗生產者還是維持過去的一樣心態。

然而,台灣趣味育種家還是有數百人,Sion公司密切的注意他們。他們不斷地有新品種,荷蘭人在育種不可能領先。Sion公司希望這些趣味育種家永遠存在 (I hope that fishing pond will stay around)

Eric 旅行各地,發現外國蘭花產業不像荷蘭人擅於生產,例如中國、印度與越南。這些國家有現代化的大公司,但是沒有栽培技術。

Eric與其他荷蘭人開始一種企業經營方式,號稱生產沒有國界(Growing without borders),促使荷蘭公司到海外生產以其知識賺錢。

許多生產者在荷蘭經營的很好,如果他們有此雄心,他們值得到海外。荷蘭許多種苗公司在擴充之後,將其他的國內公司逐出國內市場。如果到其他國家發展,則有足夠空間加以發揮。

在國外成立公司,只是荷蘭公司之延伸。例如Sion公司在台灣的公司就有雇用一個台灣人。

Eric認為荷蘭在蝴蝶蘭生產是領先世界,但是他認為已發生隔離(segregation) 現象。一些生產者(蘭花公司)經營的很好,他們保持領先,他們知道顧客需求,而重專心生產適合他們的品種。生產者如果不專注特定品系,他們無法照顧良好。但是問題在於蘭花的新潮性還能維持多久?荷蘭蘭花產業正嘗試採用各類品種,有不同型式、不同盆器大小、不同顏色、不同形狀、不同花朵大小的蝴蝶蘭。

還有那種作物能夠取代蝴蝶蘭?Eric認為沒有可以取代蝴蝶蘭的第二作物。世界上還有許多空間,蝴蝶蘭市場還可以發展。

Sion公司在另一份刊物的報導如下:

巴西氣候的教訓

Lessons in Brazilian climate

Source: In Greenhouse, 2016(3): p.27.

Sion公司在巴西生產的蝴蝶蘭幼苗在第一年幾乎完全失敗。巴西蘭花生產者原來因為只能購買組培苗,因此他們必須自己栽培小苗,而且自健化苗開始。有更多更多的生產者因為技術能力不足而放棄生產,因此Sion公司決定在巴西為顧客生產種苗。

一年中,有許多改變。巴西遭遇經濟危機,帶介質之蝴蝶蘭種苗開始可以自荷蘭進口。經濟危機使得投資成本與能源成本都膨脹增加。園藝產業似乎不樂觀。幸運地,人們還是要買花。好品質有好價錢,低品質一點機會也沒有。至少有40%的巴西人願意買花。然而由於貨流技術不足,需要時間與資金加以克服。由於種苗需求的增加,Sion公司發現採用荷蘭品種的蘭花栽培者正在增加,取代了便宜而來自亞洲的低品質種苗。

由於帶介質的種苗已經能夠輸入巴西,種苗問題得到解決。但是到了夏天,遭遇了嚴重問題。巴西溫度高達40℃,雨季漫長,相對濕度高達90%。許多栽培者無法處理其作物問題,昂貴能源又是另一個問題。

面對這些問題,Sion公司認為其挑高型溫室可以解決此降溫問題。但是仍然有一些功課(lesson)需要處理。此公司認為他們能夠在種苗短缺時提供足夠的蘭苗。

 

(評論)

Sion公司的外型像似高傲的獅子,但是我認為其本質卻只是只會利用別人的狡狐。 因為此公司沒有專業技術能力。

Sion公司之基本問題就是沒有專業技術。蘭花產業前三名公司都有其育種與栽培的研究團隊。Sion公司在本國沒有研發部門。其品種來自台灣的育種者。其組培苗與種苗都是委託代工生產。這些代工者之專業能力卻是來自荷蘭另外兩家公司。

Sion公司在巴西的蝴蝶蘭生產十分失敗。對熱帶環境不熟悉,對溫室工程不了解。對高溫、高濕、高光之大氣環境下,要如何栽培蝴蝶蘭也無專業技術。

此公司在世界各地鼓吹此產業,以國外的投資資金以壯大自己。Floricultura公司發展目標是2020年,此公司沉默地前進。Sion公司是到處接受訪問,到處宣傳招商。因此可以知道何以第一家是龍頭,另一家永遠是老四。

台灣蘭花產業,在Sion公司之心目中,只是一些魚池。而且只要不定期餵飼即可養活這些魚。

台灣蘭花產業是台灣人互相打垮自己。不是荷蘭打敗台灣。

2016年年末,以BSE網站之古老文章附錄如下,

苦恨年年壓針線,為他人作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