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台灣水產養殖與農業根本問題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山雨欲來風滿樓 - 2013年國際蘭花產業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1990年代前後,台灣電子代工業的毛利率至少為10-20%2000年,毛利率大概為10%2005年毛利率降至3-4%。而今電子代工業流行的口語是保一、保二或保三。為了在國際市場的接單而展開內戰,接單後只有殺成本才有利潤。在此大前提之下,台灣薪資那有提升的可能。

電子業的主要戰場是智慧型手機,但此型手機並非如同原先預期席捲世界而且年年增長。使用智慧型手機者在全世界有其固定顧客群,在供貨量超過需求量之後,智慧型手機市場即成一片紅海。

由電子業以觀看蘭花產業,尤其是蝴蝶蘭產業。在生產時程完全不同,但是市場趨勢竟是如此雷同,這只能歸諸於中國人的特性:短線近利。但是蘭花自品種選育至開花株上市,其中至少是6年的準備。電子產品則是時程短,應變更靈活。因此蘭花產業如果方向誤判,路徑錯誤,要再重新調整,那就是更漫長的時間。

2011年至2012年,國際蘭花產業已走過全球經濟危機的低潮。在2011年已看到價格的回昇與銷售量增加,但是到了2013年卻又面對新一波變局。這些變局原因在哪裡?

海峽對岸的中國市場,由於今年年初的禁花令,造成中國蘭花產業的大衰退。對於台灣的影響是供應品種與組培苗的蘭界人員。這次的池魚之殃也需要數年的消化期。

日本的大白花與韓國的大紅花組盆,近三、五年以來,銷售量也逐漸下修。而中國生產者於今年2月之後,大量傾銷韓國的大紅花,更將韓國的蘭園擠壓著奄奄一息。中國蘭花生產者,以地利之變也正傾全力開發日本的成熟大苗市場。

美國USDA 2003年花卉產業之調查資料已發佈,其中蘭花的數據代表一個事實,美國蘭花市場的行銷量已停滯,不再有持續性的增量。

歐洲的統計資料(Flora Holland)顯示一個訊息。2012年的市場購買量並未增加。停留於2011年的數量。2013年上半年的市場需求量也未增加。因此歐洲蝴蝶蘭的購買量可說是趨向穩定,也可說是零成長。

由智慧型手機與蝴蝶蘭盆花,可以看到此相似性。原來的生產者,其預估的未來需求量市場是年年成長。但事實就是如此,智慧型手機市場總需求量已近飽和,只有取代效應而不再有新市場與新成長。

蝴蝶蘭產業無法如同電子業快速的反應。如果以2011年為比較基準。種苗公司預估2012成長15%2013年也是15%,那麼種苗公司其種苗釋出量2013比起2011年則是1.15 ×1.15之倍率,此數值為1.3225。市場需求量並未增加,用此2013年有30%的多餘種苗要如何銷售?如何解套?在2012年,歐洲的蘭花公司將多餘的15%銷售至東歐、北歐與北美。而2013年此多餘數量將能送到何處?這也是台灣業者在2013年之後,更難以將種苗銷售至歐洲的主因。

2013年歐洲現況即是如此,銷售量維持2011年的數量,種苗供應量是2011年的30%以上。以目前全球經濟最通俗的術語即是「產能過剩」。解決此種不平衡的供需現象只有兩個方法:減少供應量與提高銷售量。減少供應量則代表有些蘭花公司將要退出市場。這也是自2013年至2015年,預估有10-15%的荷蘭蘭花公司將停止生產。在提高銷售量的具體作法則是增加銷售市場與創造產品的新樣式以吸引顧客。因此荷蘭生產者愈來愈注重花梗排列與盆器搭配。開拓海外市場則是將行銷目標朝向中東、巴西與南非。

原來的歐洲市場神話是歐洲一人一年購買一株蝴蝶蘭,然而現實面如此殘酷,銷售量數字為0.33/-人。代表每一年每三人才購買一株蝴蝶蘭。花卉消費大國的荷蘭,2012年生產一億五仟萬株蝴蝶蘭盆花,只有購買1000萬株蝴蝶蘭。其統計數字為0.6/-人。

為什麼荷蘭人不多買蝴蝶蘭?不是價格問題,而是回到花卉的本質。為了搬運方便,蝴蝶蘭開花株之外型是花朵向上,便於包裝。此種花型花色類似木本型盆花。原來蝴蝶蘭之優雅含蓄,耐看雋永之美在荷式品種已不再看到。違及蘭花本質之美,以更多樣化的盆器,更多樣化的花色,還是無法逃離木本型盆花的框框。當蝴蝶蘭花型花色被扭曲成為木本型盆花,被市場接受只是其新穎性而缺乏美感。這種盆花一旦失去新奇性,其市場行銷量即是飽和。

荷蘭花卉產業另一個問題是技術之局現性。其強項是整廠輸出,自溫室、設備、種苗、栽培技術至市場行銷,都是系統化之行銷。但是這套完備系統,只要其中一項子系統出現問題,此種集團軍行銷方式也宣告瓦解。以荷蘭花卉產業至以色列,土耳其與南非為例,溫室不適用於當地氣候。溫室內部微氣候無法調節,則無法指望蝴蝶蘭生長良好。這也是荷蘭蝴蝶蘭產業走不出溫帶氣候區之主因。在美國也只能停駐於西北地區溫帶氣候的北加州。

以國際蘭花產業的三個區塊以討論此蘭花產業:

一、荷蘭對歐洲與北美

以一定的程序測試品種,每一品種必須合乎28/26℃,20/18℃與23/20℃三階段環境之生產時程,花型與花色為雙梗以上,花瓣垂直向上。只要有相同的溫室環境,就可進行工廠式的生產。但是基本問題在於此種木本型盆花能夠接受的消費市場已日漸飽和。而其溫室結構也只適用於溫帶,因此其生長鏈在世界各地推展不開。

二、台灣對日本

大白花品種在台灣以高溫、高光、高肥的方式栽培,使其達到起成熟階段。然後在日本以冷房或自然低溫環境來梗。花型要求為單梗大花,花朵數多,花朵大。台灣的代價是冬季加溫的能源成本。這種大白花市場是最成熟的市場,但是面對日本大白花需求量逐年減量的問題。

三、其他地區

因為開花株品質不佳,售價無法提高,消費量也擴展不開。市場所在地之開花株生產者對於種苗購買價格一直壓縮,種苗生產地之蘭園只有以縮短時程,降低品質以降低成本,爭取薄利。品質欠佳的種苗送達海外溫室,無法長成良好品質之開花株,因為賣相不佳,因此售價無法提高,消費量也不能增大,形成一種惡性循環之結局。典型代表是台灣對美國。

由國際蘭花產業三個不同發展的區塊,能否思考此蘭花產業永續經營之方式?

2013年,國際蘭花產業現況即是數個原因交織而成。要自此交織牽連的網路走出,至少要在2015年。真正的考驗如下:

1.          產業能否自覺自身問題?還是永遠自我感覺良好?

2.          蘭花產業能否認識自身真正的問題是什麼?

3.          要如何解決問題?

4.          有無能力解決問題?

產業愈大,愈難調整與轉向。在2013年之後,旗艦巨輪反而難以生存,精實的艦艇則是容易走出自己的道路。台灣尚未有真正跨國企業,台灣原來中小規模的蘭園反而在此波變化下比較容易存活,容易重新擬定方向,重新走出一條生路。而這更要感謝台灣此內需市場對於蘭花盆花的消費力。自2010年至今,國內蘭花消費金額不減反增。這種內需市場的利潤,為中小蘭園輸入了生存的活力。只是未來三年之間,這些中小蘭園如何凝聚轉型成為精實艦艇?

荷蘭蘭花有其長處,尤其系統性與完整性的行銷方式,這是值得學習。因此面對荷蘭,不必以自卑自傲交織之心態應對。自卑又自傲的典型態度即是不斷地自我標榜自己的品種是如何之美又是如何之強。自卑的行為即是盲目引進荷式溫室與設備,採用荷蘭對蝴蝶蘭花型花色的選擇標準。只要知己知彼,還可走出自己的一條路。結合台灣的溫室業,育種者與種苗生產者,在2013-2015年此時期求得生存而立於不敗之地,2015年之後即有另外一片天。

台灣蘭花產業其根本問題離不開人性。山雨來臨之前山風先出現。在風浪出現浪潮不平的時代,是龐然巨艦占盡便宜?還是精實艦艇能迎風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