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環控系統在中國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中育才街的自助餐黑店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我高二升高三的暑假,由於姊夫貨運行的停業,竹山老家為了協助償務,家中收支十分緊迫。在那段黯淡的日子,我自家中得到的生活費就是有限,每個月付完房租也所剩不多,唯一可再節省的開銷只有三餐。午餐是學校代訂的便當,只有晚餐才能節省一些錢。

台中一中校門口為育才街,在40年前尚未擴寬。在右側有家自助餐店,四周牆壁都是由帆布圍成。因為沒有店名,內部光線又黯淡,學生都稱為黑店。在此用餐,加飯是不用錢,而且可以自行加上滷肉鍋內的肉汁。我找到一個可以飽食的好地方。每天傍晚我留到最後才到黑店用餐,晚上就是一道青菜,滿滿的一盤飯,澆上肉汁之後就是一頓豐富的大餐。只有在月考與模擬考那天,為自己添塊豆腐或一個荷包蛋。這頓豐富的晚餐,對一個高三學生似乎不夠,半夜還是挨餓。

日子久了,我和老闆、老闆娘也開始聊上幾句。老闆來自彰化溪湖農村。因為家中兄弟眾多,土地不夠耕種,因此到台中開家自助餐店以討生活。老闆不高,胖胖壯壯,穿著汗衫與短褲,頸上圍著一條灰色毛巾,一年到頭都是相同的打扮。有天我照慣例點了一道炒青菜與一盤飯,老闆娘竟然主動從滷肉鍋內夾起一片豬肉平放在我那盤飯。我嚅嚅的說我錢不夠,付不起這塊肉的錢。老闆娘笑著說,一鍋滷肉,瘦多肥少的肉片早就被夾走了。剩下來只是一兩片一丁兒瘦肉的滷肉片,反正也賣不掉。老闆也笑著說這片肉不是要送給我,而是要和我交換。看我的模樣就是來自鄉下的小孩。他問過同學,知道我模擬考成績都是全校五十名內,將來一定可以考上台灣大學。因為我是鄉下小孩,而且又是讀冊人,每天傍晚要吃飽才能熬夜讀書。因此他和我約定,每天請我吃片滷肉。我考上台灣大學之後,要送他們一張我在台大校園的相片,他們可以拿回鄉下給自己小孩看。告訴小孩只要用功,鄉下小孩還是可以考上台中一中,可以考上台灣大學。

在我高三上那年的10月至第二年的6月,每天傍晚我都到黑店享受晚餐,在白飯上淋上滷汁,上面鋪著一片滷豬肉。雖然瘦少肥多,但是對我而言,那已是天下第一美味。每天晚上給我滿滿的體力。

19747月,我考上了台大,回到台中一中拿成績單。也特地到黑店向老闆、老闆娘道謝。他們兩人好高興,一直說著不會有意外,沒有問題,你一定考得上。而在大一寒假,我帶著一張背景是椰林大道的照片再度拜訪黑店,他們兩人更是熱情的招呼,老闆對著店內一中的學弟們吆喝著:“這是你們的學長,都在我這家店吃晚餐,如今已是大學生了!”。老闆和我相約,畢業之後再帶一張學士照給他們。

大四畢業後,我帶著學士照回到台中一中。育才街已拓寬,原本路旁的小店都已不見。我才想到,我只有稱呼他們老闆、老闆娘,都未曾問過他們姓名與溪湖住址。

大學畢業之後,持續地升學與就業。踏入社會使人心智更加成長。我更能體會黑店老闆夫婦的用心。或許他們真正有小孩在鄉間讀國小,或許只是顧及我的自尊,因此要我以校園相片交換每天傍晚那片滷肉。但是那片滷肉,那盤滿滿白米飯的晚餐,在我高三生活困頓的那一年,給我溫暖,給我鼓舞。黑店老闆夫婦的善心代表著台灣人對下一代讀冊人的照顧與期待。那份種田人對於讀書小孩的憐惜,疼愛與期盼。

時間已過了數十年,我自學生成為老師。我教過的學生有大學校園的大學生與研究生,也有專業訓練班與農民大學的朋友。我盡力教好書,也儘可能照顧學生。因為我竹山老家父母親給我的身教,與來自溪湖育才街黑店老闆夫婦都是相同。照顧後輩,提攜下一代,希望他們更上進,更有出息,而且都是自讀書求學開始。不論台灣現今社會是如何的世態炎涼。這份對後輩的憐惜與期盼,就是台灣人、台灣文化永恆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