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科學研究的系統化誤差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高舅公祖的故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竹山老家正廳的供桌上,有觀世音像,也供奉土地公,而最重要的是祖先牌位。除了過年、端午與中秋三節祭拜,家裡有大事也都要點香告訴祖先。在供桌旁側有個小供桌安置一個神主位,只有祭祀一個人。從小父母親叫我們稱呼為舅公祖,我是第九代,依輩分推算,這位高氏舅公祖是與第五代  再興公同輩。再興媽姓高,但是她與這位舅公祖並非親兄妹。

在陳家,每年祭拜此外姓祖先,而這是一段傳奇故事。高舅公祖是個流浪漢,以當時的稱呼是羅漢腳。有天他路過陳家,向  再興公討頓午餐。他告訴  再興公,只要收留他,讓他有個居住的工寮,他每天工作以交換三餐。對於一個歲數已大的流浪漢,再興公則是收留他為長工。這位流浪漢自稱姓高,但是從來不說出他的過去。一直過了十餘年,這位長工逐漸變老,每天只有看守著牲口,再興公也一直留著他。 

在十九世紀的台灣,鄉間還是有土匪盤據,這也是鄉間人人練武,相互聯保的主因。有一天,百餘人土匪,先從濁水溪對岸濁水村(現稱名間)渡溪至溪洲仔,然後包圍陳家祖厝準備洗劫。村里的壯丁都已上山工作,陳家只剩下老弱婦孺,無法抵抗,大家哭成一團,也無人可以外出求援。在這危急的時刻,豬圈裡走出這位高姓長工,以土匪的切口語言告訴頭目:這是我姊姊的家,你們不得騷擾。這些土匪群竟然還有認識他的人,詢問後原來  再興媽也姓高,因此相信了。高姓長工請  再興媽指揮婦人殺豬宰雞,中午讓這些土匪飽餐一頓,然後請他們離去。等到陳家壯丁自山上趕回,土匪們已遠離。驚魂未定的婦人七嘴八舌說出今天的驚險,高姓長工才對再興公說出他的過去。他曾是土匪一員,因為後悔自己的行為,以年老體力不繼為理由而離開江湖生涯。他沒想到陳家願意收留他如此多年。再興公與  再興媽感恩他的相救,因此  再興媽與他以姊弟相稱,這也是我們兄弟姊妹在祭拜時尊稱他為舅公祖的原因。

舅公祖在陳家終老,再興公為他辦理後事,他臨終交代。在以後撿骨,將其骸骨送至集集萬應祠與其他弟兄相聚。因為這些綠林兄弟少有善終,大多死於刀下,因而被集中於萬應祠。  再興公與  再興媽不忍高氏舅公祖無人祭祀,在祖先牌位旁側安置一小桌,供奉其牌位。陳家祭拜先祖時,也同時祭拜高氏舅公祖。

父親在世時,高氏舅公祖曾向萬應祠的廟公托夢,希望他靈位能夠送至萬應祠與其江湖弟兄相聚。廟公自集集一路找到陳家告知此事。當父親正要延請師父誦經準備遷靈事宜,舅公祖竟又告訴廟公,他捨不得離開陳家。父親生前交代我們,只要高舅公祖願意留在陳家,陳家子孫代代祭拜此高祖,因為他是再興媽的義弟,也是陳家的救命恩人。

高舅公祖的時代離現代大約200年。在近兩百年前的台灣鄉間還是土匪橫行。當時的先祖在田間辛勞工作,要面對颱風、寒流等天災,還要抵抗土匪、貪官等人禍。這些先祖一一捱了過來,才有我們後世子孫。這是我們陳家來台第五代先祖的故事,也是台灣歷史的一個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