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台灣水產養殖與農業根本問題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50%變成33%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最新的官方刊物《農政與農情》,24311-14頁其中有一篇文章〈淺論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崛起〉在文章中看到如下一行文字:「全球市場中每三株蝴蝶蘭,就有一株來自台灣」。這是台灣官方文件第一次將全世界二株蝴蝶蘭就有一株來自台灣之口號,改成三分之一。但是文章中不忘補上一句「台灣堪稱蝴蝶蘭王國」。

在今年TOBS之刊物台灣蘭花第641頁,冠軍花與新花的得獎照片中,雙梗多花的開花株得到總冠軍。在過去的蘭展中,第一名的蘭株一定是單梗、長梗大花。雙梗多花原來在台灣蘭業被認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蘭花,被稱為雜色花。如今成為第一名的開花株。

今年暑假到達名古屋,路過大垣市。在此都市的JR站附近花店,看到了單盆的雙梗小花在花店擺放,店員告之此型蘭花在日本已開始被接受。

荷蘭Anthura公司有個招牌品種,黃花的Anthura Gold。此品種因為生產過剩在歐洲市場已不再量產。但在中國北京2011-2012年的平日花市場,Anthura Gold為大受歡迎的品種。

全世界的蝴蝶蘭市場是由誰來主控?只要細心檢查全世界蘭花銷售市場其單梗大花與雙梗多花的數量與比例,此答案即是如此清楚?

荷蘭蝴蝶蘭產業對於台灣有否產生影響?在檯面上公認荷蘭沒什麼可怕?在公開談論中,看不起荷蘭產業。但是荷蘭產業對台灣的影響是什麼?

台灣許多蝴蝶蘭品種並不是V3大白花的日夜高溫特性。但是在冬季抑梗時則是採用荷蘭28/26的高溫栽培。許多品種在此高溫下反而生長不良,在冬季寒流更造成龐大的能源損失。

以機械通風配合蒸發冷卻的溫室結構,同時考慮冬天加溫作業需求,最適合的高度是4.5~5.5公尺。以自然通風為主,外氣溫度永遠低於溫室內預定溫度的溫室,當然愈高愈好。但是此種高度10公尺以上的溫室,近年來在台灣可稱為雨後春筍。最後的結局是風扇加倍,水牆加倍。但是溫室與建築成本的增加不僅是一倍。

2011年始,荷蘭12公尺的超高溫室已引入台灣。先不必論及是否能夠降溫,台灣單位面積單位時間的降雨量遠遠超過荷蘭,在台南強雨量之下,荷蘭引入的溫室屋頂是否漏水?這是蘭界心知肚明的事實。

由網站上看過農業試驗所蝴蝶蘭訓練班的授課講義,溫室及環控課程內容則是來自Anthura公司的Culture Guide,介紹荷蘭使用的蘭花溫室

除了台灣,看看其他國家。日本蝴蝶蘭產業近兩年的變化更加明顯。傳統大白花逐漸失去吸引力。開發個人消費用花的呼聲愈來愈高昂,但是適合日本人消費的花型花色是什麼?荷蘭的多元化蝴蝶蘭在此被引入日本市場。未來單盆,單株,雙梗,多花的開花株如果成為日本蘭花市場之主流,那絕不是意外。台灣在美國投資的蘭花公司,未來如果停止向台灣採購海運大苗而改向荷蘭公司購買已抽出雙梗之種苗,那也無足為奇。

美國農業部在今年5月公佈的蘭花銷售量,2011年比起2010年增加約260萬株。加州與俄亥俄州的增加量是495萬株,這些增加量都是來自荷蘭的公司。荷蘭公司增加了495萬株,全美國銷售量則共增加了260萬株,其他公司減少了235萬株。那麼減量關門的蘭花公司是哪些?

荷蘭的蝴蝶蘭有其特點,以種苗公司為其核心,有其成規成矩的擴展方式。此方式並不是無缺點,無破綻。台灣蘭界只要結合荷蘭蘭花公司,還是大有可為。然而一旦「不知己,不知彼」,表面上鄙視荷蘭產業,而在內心深層是自卑畏懼,而不自覺的隨著其劇本演出,邯鄲學步形成不倫不類的格局。

在農曆7月,看到農委會官方文件改稱三分之一的蘭株來自台灣。但是又是自誇 台灣堪稱蝴蝶蘭王國。過去中國的鄉野傳奇述說在光量不足,視線蒼茫時路過墳場則是吹口哨自我壯膽。在真正的靈異世界,心虛畏怯靠著吹口哨壯膽,其結局是引來更多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