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中國高教尖端科系之困境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一篇來自學術良知之研究報告:

特定波長光源對蝴蝶蘭組培苗之影響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台中新社種苗繁殖改良場的技術研究刊物種苗科技專訊登載一篇報告 (75: 2-5 20117),作者為廖玉珠小姐、文紀鑾與陳尚謙兩位先生。其原文刊登於種苗場網站:http://tss.coa.gov.tw/files/web_articles_files/tss/2710/781.pdf。此篇報告之圖片與表格可藉由網站獲得。以下內容是此篇報告的簡介:

一、研究目的

利用LED四種特定光源紅光、藍光、綠光及遠紅光之組合建構成條狀之燈條,探討其對蝴蝶蘭組培發根、擬芽球體誘導植株之影響。

二、培養室不同LED光源之設置

四種紅、綠、藍、遠紅光燈源各為一單位,安裝於長60㎝之燈條,每支燈條上9個單位,共有36LED燈具。分別架設於每層長135㎝寬*60*38㎝之培養架上,每層4LED燈條,每架培養架共架4層。每層培養架加裝1支日光燈管以增加光照度。

本試驗共分五種處理:

1.  LED紅、綠、藍、遠紅燈四種燈源全亮

2.  LED燈源:藍、綠、遠紅光燈;

3.  LED燈源:紅、綠、遠紅光燈;

4.  LED燈源:藍、紅、遠紅燈;

5.  CK220W之日燈管。

LED頻率為700mHz,光強度100%,照光時間每日16小時。

 

三、不同LED燈源處理對蝴蝶蘭發根苗之影響

()、對蝴蝶蘭Phal. Sogo Wedding品種而言,四種不同LED燈源處理:

1. 葉數、葉長皆有增加之趨勢,葉寬則有減少之現象。

2. 植株葉綠素a及葉綠素b總含量,四種處理皆比對照組低,其中又以C處理(紅綠光)含量最低。

 

()、對蝴蝶蘭Phal.Sogo Yukidian

1. B處理(藍綠光)及D處理(藍紅光)下葉長有較明顯增加,葉數及葉寬則每處理皆較對照組有減少之現象。

2. 葉綠素a及葉綠素b總含量四種處理皆有比對照組高之現象。其中又以B 處理(藍綠光)及D處理(藍紅光)之含量較高。

 

四、不同LED燈源處理對蝴蝶蘭擬芽球體誘導之影響

品種:Dtps. Sogo. BerryDtps. Sogo Vivien

於四種不同LED光照處理二個月後調查植株誘導率。結果顯示:

1. LED燈源處理對擬芽球體誘導植株皆沒有促進效果,

2. Dtps. Sogo. Berry品種在C處理(紅綠光)及D處理(藍紅光)下植株誘導反有下降趨勢,

3. Dtps. Sogo Vivien品種則除C處理外其餘處理植株誘導率皆有下降趨勢。

 

五、結語

(). 此試驗之LED燈源,每支燈條36LED燈源,每月電費雖比對照組減少一半,但光強度亦相對減弱為對照組之1/10,光照強度及不同光源對蝴蝶蘭不同品種發根瓶苗生育有不同之影響。

(). 兩品種之試驗結果:

1. Phal. Sogo Wedding品種四種不同光源處理下,葉長增加葉寬減少,葉片有徒長現象,且葉綠素含量皆較對照組低。但在四種不同燈源處理之間並沒有顯著差異,顯示光照強度對Phal. Sogo Wedding組培苗生長有影響,不同波長間並沒有太大影響。

2. Dtps. Sogo. Yukidian品種,則以藍綠光、藍紅光之葉長較對照組高外,其餘處理均無顯著差異,顯示光照強度對Dtps. Sogo. Yukidian品種組培苗生長影響較小,但對藍光則能使葉片增長且葉綠素含量較其他處理者高。

3. 四種燈源對蝴蝶蘭瓶內擬芽球體誘導植株皆無促進效果。

4. 光電產業已能將LED燈源製成燈管式之構造,光強度亦能增加,但所需之燈具費用昂貴,光強度越強耗電量亦越高,且不同的波長對蝴蝶蘭品種間影響不同。

5. 在商業生產之組培室能否以LED取代傳統日光燈,則有待進一步之探討。 

<感言>

在台灣的學術研究報告對於LED燈具對組培苗的影響幾乎是一面倒的肯定與讚美,並且可發現技術轉移的紀錄。

LED成了神話,但是自植物生理學的觀念而言,植物需要的條件有溫度、溼度、風速、二氧化碳濃度、光能等。光能的因子又包括光量,光週期與光質。LED之特點是提供特定的光譜,但是其光量能否能取代原來的人工光源,有更能否與大自然的陽光競爭,在密閉空間內,LED熱源對於空氣溫度與相對濕度有何影響?在台灣許多研究報告都看不到具體詳實的報導,而是對LED燈具的歌功頌德。

種苗場此篇報告,最為可貴是其學術良知,不為世俗標準所影響的學術良知,有幾分證據就說幾分話。

LED光源對組培苗的影響如此,對蘭花種苗又是如何?近日有本新書,前衛出版社發行 “新蘭花學”,由十四位作者共同撰寫,其中第15章為呂崇真博士撰寫的“海平面下的蘭花世界”,在本書第293頁有關LED的記載如下:

〝發光二極體目前的缺點在於目前的技術尚未成熟。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荷蘭依舊有不少業者積極投資並且在溫室內進行試驗。例如有蝴蝶蘭生產者便在300平方公尺的溫室空間內,以發光二極體做為照明。只是測試成果都不盡理想,不僅與原先預期的節能程度有落差,花朵生產的品質和數量也不如預期,即便如此,栽培業者和製造廠商進行密切合作,一般預期早晚會取得最適合的光質、光量、水和二氧化碳的組合,讓發光二極體的應用顯著增加。〞

因此LED在農業組培生產不是一無事處,也不是萬用仙丹,LED要組合其他條件才能發揮效益。

當台灣的研究界,產官學主流的蘭花服務團,不斷的將LED神話化。事實真相在台灣與國外的研究早有定論,因此台灣學術界最缺乏不是經費,不是設備,而是學術良知。一種不怕違背所謂流行文化,能夠堅持自己研究成果,將其試驗呈現的學術良知。種苗場這篇報導是近十年來,台灣蘭花研究少見的良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