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台灣水產養殖與農業根本問題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秀場、駝鳥與義和團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教書多年,發現現代的學生用語都十分活潑,例如在網路上流行的一句話「躺著也中槍」。近日來我了解這句的涵意,也印證台灣另一句話語「一種米養百種人」。

台灣的蝴蝶蘭產業就如台灣的社會,有著各種人物。此產業中有默默賺錢,行事低調,作事不張揚。有一定的供貨市場,有自己自豪的技術,生產的品質十分穩定良好,交貨時程絕不延誤。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基礎是依靠這些可敬的朋友。這些人不浮現抬面、不行走江湖。這些人物就是台灣蘭花產業的中流砥柱。

此產業也有秀場賣藝者,以作秀為生存之道,因此言語不免誇張。也因為無人指正或無人敢於出面指正,因此作秀愈加激烈,言語愈加大膽。只要在GOOGLE搜尋網站打下「蘭花」此關鍵字,搜尋相關新聞,即可看到這些層出不窮的言論。例如「台灣蝴蝶蘭每年外銷美國一億株」,「世界上每天的蝴蝶蘭種苗交易額有60%來自園區」。

此產業也有駝鳥,將腦袋埋於沙堆不理國外世界的變化。對於產業之問題,其因應都是如此:「外國人不會種花」,「荷蘭蘭花用樹皮栽培,觀賞壽命不如台灣的水草栽培」,「雙梗苗沒有了不起,只要種久了,就會開出雙梗」,「荷蘭雙梗花在美國根本無市場」。

蘭花產業中最可怕的則是義和團精神,整天喊著類似「扶清滅洋」、「刀槍不入」的口號,提倡「台灣蘭花產業是十全十美」,「外國產業一無是處」。只要有人表達不同意見,就惡語相待,只差沒有動手動腳。蘭花產業此義和團有香主、堂主,也不缺附和的信徒。

今年蘭花產業流傳著兩篇文章,一篇是台大農經系羅竹平教授於台灣花卉園藝之文章。另一篇是牛記蘭園吳董事長之回應。台灣TOGA更將兩篇文章廣加宣傳給予會員。一個正常的社會本來就會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回應。透過討論,可以使得事情更加明朗。一個產業原本就是多樣化,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觀察,不同的標準,就有不同的意見。但是台灣蘭花產業就是出現了這樣的義和團人物。在5月,我意外收到兩封不敢具名的E-mail。內容純是指責漫罵,口氣十分惡劣,與市井小人之潑婦罵街口氣已無兩樣。反諷地,自E-mail的位址即可輕易知曉發信者是誰。因為久久以前,我曾協助一位發信者,協助他辦理自動化貸款。我也曾回覆另一號人物所曾詢問的蘭花技術問題。

對於台灣蝴蝶蘭產業,以此蘭界的行話,個人未曾得到好處,也無油水可撈。關於這種義和團式的語言攻擊,只有悲憫。一個可以走向國際化的產業,在全球高度競爭之下,產業內的人物應該是忙於生產、忙於學習、忙於開拓市場。產業一定有挑戰、有問題,因此不同角度即有不同意見。產業界可以討論,更可以辯論,可以相互學習,但是不需要以語言攻擊。對於無權無勢的大學老師都可以寄匿名信侮辱,那還有多少心思放在此產業本身?有多少力氣去思考產業的問題要如何解決?

當一個產業發展到出現義和團式的人物,為此產業悲憫。此產業未來命運是如何?也能看得更加清楚。對於羅教授與牛記吳董的兩篇文章,原來就無評論,未來更無評論。對於台灣整體蘭花產業,在數年前早已聲明,無須再有評論。因為已知道結局,無必要再加議論。對於兩篇文章的紛紛擾擾,我可以沉默,因為我不需要以諂媚屈膝得到好處。

        在今年3月台南蘭展的相關研討會,相遇一位認識二十年之久的國立大學教授。他好心的建議:「多說些好聽的話,多說些台灣蘭界人員愛聽的話,這樣才不會得罪人,也可以得到許多好處。」。我一時對這位認識多年的教授竟然無語相對,最後只能告訴他:「如果國立大學的教授竟淪落到要以說好聽的話以得到好處,那台中市一些特別營業場所的上班人員更適合當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