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中國垂直農業另一篇報導

 

中國農民未來會是什麼樣的?

 

Floricultura 公司蝴蝶蘭光量管理新技術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灣蘭花大世界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福建漳浦縣,有個模仿台南蘭花園區的蘭花生產專業區,命名為蘭花大世界。台灣有關蘭花的種種一切,也藉由參考此名稱而稱為台灣蘭花大世界。

台灣蘭花大世界的濃縮代表作即是每年3月的台南區蘭展。在此蘭展區,育種與趣味栽培,蘭花產業之種苗與資材,各種附生產業如文創產品、產官學研之研發展示作品等,均是相聚在一起。由三部門每年展出規模之盛衰比例與增減程度,正好代表台灣此蘭花大世界之本質。

台灣蘭花大世界由三大部門組成:

. 育種與趣味栽培

這是台灣蘭花產業的起源,來自眾多的趣味栽培者。大家因為有共同樂趣而集合一齊,因此有了品種的交換與買賣,逐漸累積育種與選種經驗。因為發展早,台灣育種能力曾為國際蘭花產業所稱羨與學習。如今育種成為台灣蘭花產業之根基,但是卻也成為產業發展的絆腳石。如果認清育種與選種是產業之基礎,育種能力則是產業的助力。如果自認育種即是一切而不再前進,而自負自大,那麼育種反而成為產業的絆腳石。

二. 蘭花產業

包括組培苗、小苗、中苗、大苗、抽梗苗與開花株之栽培,生產與行銷。蘭花每一階段產品都可販售,而且台灣也無種苗公司或是蘭花公司之區分。可以進行每一階段之代工,也可以一條龍式的生產。產業以蝴蝶蘭為主,也有文心蘭、拖鞋蘭、嘉德利亞蘭,秋石斛等其他蘭屬。有台灣生產,有赴大陸投資,也有到美洲設立海外基地。

三. 附生產業

以“附生”代表這些產業之成員對蘭花產業並無幫助,只是藉由扶持蘭花產業之名目,以謀取個人利益。此附生或寄生團體包括產官學研等。有在2004年後進此產業專門“割稻尾”之農業官員。有以蘭學研究為名,刮取國家研究經費之農業暴發戶學系。有以文創、觀光名義,將面膜等化妝品與蘭花連結之學界及官方研究單位。有財團法人,隨後進來插旗佔山之大批食客。這些人物以寄生或附生形容。寄生者在蘭花產業式微之後即無路可走。附生者則再找個其他名目持續瓜分公款。

 

2014年之前,在台灣蘭花產業持續賺錢之時代。蘭花世界的三個領域,幾乎都是皆大歡 喜。201410月是個轉捩點,代表全世界之開花株已供過於求。而種苗產業波及較緩,因此在2015年下半年,蘭花種苗才出現全球性的供過於求。由此台灣蘭花世界將步入全新的型態。

2015年下半年之前,因為台灣蘭花產業處於供不應求之階段。種苗只要生產,都可以銷售。到了最後階段成為蘭花株,除了內銷市場,還可以以海運銷售至中國與東南亞國家。代工之種苗不用擔心銷路,原來委托代工者失信不來提取,代工者還可以找到買主。只有早賣出、晚賣出之差別,價格都是有利可圖。在有利潤之前提下,不必研發、不必改善栽培技術、不必收集市場資訊。同業之間代工無正式契約、無標準、無制度。若有糾紛就沿用所謂之慣例,或是交由蘭界大老仲裁。只要在此行業待久,只要公司規模大,就是產業之大老及前輩。

到了2015年下半年,全球種苗生產過剩。而全球之市場資訊隨著網路而日益透明。這些透明的資訊包括是哪家公司、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區,蘭園有多大面積,一年生產量是多少?然而其當地之氣候,文化背景,消費喜好等市場細節,則不是網路數據所能了解。

國內之種苗生產,無作業準則,無管理制度。生產技術來自經驗累積。在種苗供過於求,在蘭花株售價無法提昇,那麼蘭花產業生存之道是什麼?那就是提升技術,提高品質,加強管理,提高出成率。另外就是加強市場資訊,加強服務。最重要的市場服務就是提供技術諮詢。

那麼面對現在發生之變局,台灣蘭花世界要如何處理?

一.    育種與趣味栽培者,仍有其生存間。

這些成員與產業的相關性可稱為個人作室。只要有真本事,其本益比極高。但是如果盲目擴大生產規模,自育種轉成量產,那就自遭其殃

二.    寄生或附生產業。

以具體之比喻,寄生者為各財團法人之聘顧人員,附生者為正式人員。當蘭花不再是顯學,不再是申請計畫賺取大批經費之藉口,原來寄生之約雇人員則是自生自滅。附生之正式人員,則是轉換名目,持續將國家機構作為提款機。

 . 蘭花產業

那麼蘭花產業之成員,而對全球性之種苗過剩,開花株銷售遞減,其應對之道又是如何?

歐洲已有三千萬株之多餘種苗,在3-5年內才能完成調整。荷蘭的產業則是自由競爭,適者生存。也因此無情的淘汰位於後段班之業者。

日本市場持續萎縮,但也將近觸底。在2017-2018,也將是日本的最低點。只有改變花型、花色與消費習性,日本蘭花產業才能回升。

中國已由官方買單轉成個人消費。其經濟不景氣也使個人市場難以成長。區域生產,就地行銷將成為其常態。

至於美國,現有之開花株數量已近飽和,市場難以再增加500萬之消費量。然而全球之種苗生產者都以此地區為最終決戰點。

台灣蘭花產業要如何生存?提昇品質,提高出成率,加強技術指導,加強服務。但是要達到此目標,產業必須有人才。技術提昇,市場資訊收集與人才培訓,這些卻是台灣蘭花世界以前不重視之環節。

2010年前進場之蘭園或公司,尤其在1990年代就進入此蘭花世界之業者,有近二十年的時間累積財富,因此資金尚未缺乏。2010年之後才進場之公司,就要面對殘酷之資金調度問題。尤其以貸款興建溫室,購買種苗之大型公司。

2016年之後,台灣蘭花產業會是什麼亂象?那就是競相殺價,搶取有限之銷售市場。急著將溫室之種苗換成現金。然而未來的2年、3年或5年,要如何計畫生產?現在急於存活,已經無法考量未來。這就是台灣蘭界近期內大批業務人員流竄於世界各地,紛紛競相殺價。

如果要預卜未來,那麼台灣蘭花產業最壞的結局是什麼?那就是為了求生存,公司或蘭園只有相互砍殺,自台灣蘭花產業原來占有的國外市場,爭取活命空間。而對新市場少有開拓能力。這也合乎中國人的政治傳統“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因為對外並不瞭解,對內則彼此再也熟悉不過。兩三年之後,此產業元氣大傷,歐洲的風車王國正等著收拾。

國外的蘭花世界也有此三大領域,但是分際十分清楚。例如趣味栽培之育種與產業生產之育種,各有其明確目標。趣味栽培者之聚會,成立之社團也與蘭花公司之協會、產業公會並不相同。但是台灣混雜一起。以嘉義某一家公司為例,有趣味育種,有一條龍之栽培,但也製作蝴蝶蘭香皂出售。

這就是台灣蘭花世界之現況。第一部門的趣味栽培與第三部門之寄生附生族群,都不會有生存問題。第二部門之蘭花產業,如果已累積財富,見好即收或見壞即止,未必不能順利退場。而有心永續經營者,不盲目擴產,不盲目經營,在此3-5年期間,提昇技術,加強服務與培訓人才。在市場供需正常化之後,仍然可以永續經營,大展鴻圖。

因此回到BSE網站很久很久以前之呼籲(十多年之前)。各蘭園、各公司要有自己之定位,要能確立自己在此蘭花產業之角色。否則台灣蘭花產業就是一場混戰。還是盲目經營,還是自吹自擂高喊每2株蝴蝶蘭就有1株來自台灣,每6株蝴蝶蘭就有1株來自台南,那麼台灣蘭花世界之結局是如何?到中國福建漳浦市“蘭花大世界”走一趟,即知曉答案。 

附記:

今年3月至後壁參觀台南某家國立大學所辦理的蘭展,中午在當地土地公廟午休。 午休時段,老土地公托夢告知上述內容。驚醒之後趕快整理完成。如果對以上內容有所不快,請至該土地公廟請神明起乩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