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台灣水產養殖與農業根本問題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花果飄零與蝴蝶蘭傳統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第一個故事是說明為什麼以大苗大容器種植蝴蝶蘭不見得有好花。

2009年,由於蝴蝶蘭生產過剩,許多種苗自3.5吋盆移植轉為5吋盆,再經過一段時間栽培後送入冷房催梗。這些株齡超過三年以上的成熟大苗,並未如預期開始有雙梗多花且大花,其開花品質不佳。外形壯觀卻是無賣相可言。

將軟盆加以細心檢查,可以發現其原因。蘭苗的根系已擠滿軟盆,有太多根系老化或失去活力,成為白色的弱根。老根填塞於軟盆內部。內部的水草也已分解。因此這種蘭苗,給予更多的水分與養份都是毫無幫助。因為根系已老化無法吸收肥份。根系顏色轉成灰白無法進行光合作用製造碳源。太多的老根、弱根、殘根不斷地自葉部搶奪養份。在此情況下葉片就仍然是亮麗也無濟於事,當然此植株無法有好的開花品質。

這種蘭株如果要能恢復活性,唯一的方法是更換軟盆,自5吋盆移植至6吋,7吋等更大的容器,更新水苔,剪除老根與弱根,直到新根長出,健康油綠的根系重新發展。此種植株再加以低溫催花,自然可得到好花與大花。

第二個故事發生於Hark公司。201010月中旬我到達德國Hark公司,出發之前已經將近年來8篇有關組織培養苗量產研究論文寄給該公司。那天Hark公司是個大日子,唯一的女兒也是未來接班人當日中午舉行婚禮。Hark先生早上8點前來招呼,而公司行銷經理則自早上7點至10點親自陪我參觀所有組培場的生產流程,自培養基消毒混合至分配,無菌操作台之移植,栽培室的動線規劃與環境控制,作業流程之電腦管理,組培苗生長性狀的檢測等,所有的生產作業與研發工作都一一展示與討論。這是一份對研究人員的尊重,因此我也回饋我所認知的改進意見。

第三個故事是新儒家唐君毅先生於三民文庫出刊的一本小冊,"論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在文章中唐君毅先生感嘆中國真正的文化在中國大陸被連根拔起,中國的讀書人只能至香港,台灣與海外其他華人地區重新建立人文環境。如同一棵樹,其種子無法在原來土地上發芽,生根與茁壯,必須飄零至其他土地重新生長。花果飄零是唐先生於1960年代最深沈的感嘆。

在美國完成學業回到台灣已有二十二年。在此段時期,研究、教學與技術推廣是生活的全部。研究項目涵括工程、醫學與農業。農業是我感觸最深的領域,尤其是蝴蝶蘭產業。在工業界與醫學界,需要不斷的研發創新,因此人才是研究工作能否成功的主要因子。也因此認識人才,找尋人才,重用人才是這些領域基本要求。

雖然農業的研究項目不見得與工業或醫學相同。但是台灣農業界對人才的態度卻完全不同。台灣蘭花業界,尤其是官學研的鐵三角,對真正的人才不會加以重視,對專業能力認為不重要。重要的是建立人脈,拉好關係還有依附門派。真正的人才,在此產業只是一個笑話。

在第二個故事中,Hark公司表現的是對研究人員的信任與尊重。在那天的參觀,該公司對我展示一切,而我也不會以照相機偷偷攝影。在不涉及商業行為之競爭,雙方暢談蘭花產業的技術問題。

重新由第一個故事談起,自2004年旗艦啟航之後,蝴蝶蘭產業如同3.5苗移植5吋盆,以後容器並未變得更大。3.5吋苗移植至5吋盆,經過數年之後,老根與弱根相互纏繞於軟盆。介質水苔也腐敗,無法涵養水分與肥份。因此無法指望這棵老株開出美麗的花朵。幸運地只要有蝴蝶蘭新苗不斷再產出。無論苗株是組培苗或是2吋苗,在新軟盆,新介質,新環境下細心的照顧。這些新株累積足夠養份,即能開出美麗的蘭花。只是新苗的成長茁壯需要時間,需要耐心。要重新栽培一株蘭花,需要的就是時間。

在唐先生"花果飄零"的感慨中,人才在自己的鄉土,在自己的地方不受歡迎,不受重視。無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最後只得在海外另一個土地成長茁壯,這是花果飄零的背景。二十年來,走過許多國家,到過許多研究機關,參觀許多海外的蘭花公司。以自己的專業背景,以國際期刊的論文為依據,可以得到信任與尊重。這種對於人才的禮遇珍重,反而在國內農業單位與大型蘭花公司見所未見,未曾經歷。

所幸在台灣,仍然有機會協助一些公司與一些蘭園,改善生產技術,建立管理制度。使他們在國際競爭下仍能存活而且能夠發展。這些公司與這些蘭園,如同蘭花幼苗,要重新栽培,重新開始成長希望這些蘭苗,不會再成為5吋之老苗,只留下老根、弱根、病根等,耗盡水苔養份更破壞水苔結構。

在蘭花產業人才註定飄零,無法在此海島發展。難道真正人才必須飄零海外,在國外才能展現成就,展現自己的能力?所幸台灣學術領域已是多元化。除了農業,除了蘭花產業,還是有著發揮能力的空間。在人才培育,在工程與醫學研究,另外有著廣大的天地可以涉及,可以深入,可以建立一番成就。雖然在傳統蘭花產業無所發揮,無能效力。但是在海外,仍然可以以自己的學術能力得到尊重。在國內可以在工程與醫學之間,建立有關於生醫工程的生物產業。因此面對傳統蘭花產業,雖然感受那花果飄零的深慮感慨,然而在其他領域,有另一份雄心,可以開創生醫系統工程,使得研究結果不僅只是學術論文,更是可造福人類的實用技術。

然而若被問詢為何除了蘭花研究,更走向生醫產業?我最好的答案是

"君子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