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環控系統在中國

 

 

無官御台史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高中與大學教育的重要性

                                                                        – 由美國羅斯高學者在中國的研究談起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美國史丹福大學學者羅斯高(Scott Rozelle)在中國與多個中國大學研究中心合作數十年,其中 一項研究結果為【農村兒童的發展,怎樣影響未來中國?】。內容出處如下:視頻 https://goo.gl/BrLHhT 或是文字http://cnpolitics.org/2017/09/scott-rozelle/。此篇文章之原圖完全引用其原先報導資料。因為原來文字內容過度口語化,難以理解。因此加以重新整理如下:Part I.為其內容,Part II. III. 為由Part I.所延生之感想。 

Part I. 美國羅斯高學者在中國的研究內容

第一個圖為1960年2008年各國收入之比較。

縱軸是2008年的收入,橫軸是1960年以前的收入,每一個點是一個國家或地區。

    

1. 19602008 各國收入之比較

 

左下角的這些低收入陷阱國家,是非洲及南亞的國家。自以前到現在仍然很窮。右上角的點是以開發國家。原來是高等收入,現在仍然是高等收入。這些國家包括歐洲,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等。

  在此國家收入變更圖中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群組。第一個群組是圖2中藍色的點。50年前,這些國家或地區是中等收入。50年後從中等收入階段,成為了高等收入的國家或地區。

    

 

2. 國家收入自中等收入變成了高等收入的群組

 

50年間,只有15個國家自中等收入變成了高等收入。包括台灣,香港,以色列,愛爾蘭,韓國等。但是在最近20年,沒有一個國家自中等收入變成了高等收入。

第二個群組是屬於「陷阱」裡的國家和地區。「陷阱」就是代表「中等收入陷阱」。

    

3.中等收入陷阱的群組國家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到現在已經過了70年,這些國家一直都是中等收入。這些國家往往不平穩,經常是革命了,收入降低。然後恢復穩定一段時間,經濟又開始上漲。ㄧ直落在此降低與增加的循環。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在此「中等陷阱」。

國家收入自中等收入變成了高等收入的群組稱為B群組。落在中等陷阱稱為C群組。BC這兩個群組,主要的差別是什麼?高等收入國家例如加拿大、美國,北歐與澳大利亞等稱為A群組。

A群組國家他們勞動力的將近75%,是高中畢業的。高中畢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水準。代表會算數,會認字,思維已經提高到一定的水準。

2010年的數據,受過高中程度,A群組國家為74%B群組國家為72%。代表B群組國家與高等收入國家A群組有相同的人力資本的基礎。換言

 但是「陷阱」裡的C群組國家,平均3個勞動力裡,只有1個人是高中畢業的。土而其31%,巴西41%,阿根廷42%,墨西哥36%,南非28%C群組國家其平均植為32%

陷阱的意義是什麼?當一個國家有些人開始自中等收入變成高等收入,薪水快速上漲。低薪水的工作都離開,新的工作機會也來了。但是如果勞動力沒有準備好,就會出現非常明顯的兩極化。ㄧ部份的人發展得非常快,賺很多錢,他們的未來很好。可是還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失業以後就開始犯罪,犯罪又開始動亂。動亂後,投資人他們離開到別的地方去投資。這些地方就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70年一直這樣周而復始,無法從「陷阱」裡出來,變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國家。根本原因是受過高中以上的教育的人數比例不足。

學者羅斯高對中國的看法是什麼? 中國在圖1的位置就是在這個「中等陷阱」裡面。

    

4. 中國在圖1的位置

 

中國就是在這個「中等陷阱」裡面。50年以前它很窮,是低收入國家,現在它已經上來,成為中等收入的國家。中國能不能跑完這條路,變成高等收入國家。

看看中國現在的人力資本情況?我們先來看三個中國。20103歲的中國小孩,代表以未來的勞動力。中國的城市戶口占37%-38%,可是城裡人生孩子少,只有24%,也就是不到1/4的孩子是城裡的孩子。

    

 

5. 三個中國

大部分的孩子在貧困農村,中國中部60%的農村,還有西部的農村,都屬於貧困農村。

實際上,跟別的國家比,在所有中等收入的國家裡面,中國的教育,中國的人力資本是最低的。這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結果。

6.  中國高中以上勞動力與總勞動力之比例

 

上過高中和高中以上的人口占24%4個中國勞力裡面只有1個上過高中。土耳其31%,南非28%,越南是33%。中國是24%,是所有中等收入國家裡面最低的。問題出在那裡?

中國的城市93%的孩子是上高中。但是貧困農村接近1/3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沒上過,包括高職。所以這個很明顯是一個農村的問題。

 

 

7. 中國城市與農村上高中學生比例

 

看看80年代的韓國。早在80年代的韓國,就有將近100%的農村孩子上高中,幾乎每一個孩子都上高中。

    

 

8. 韓國城市與農村上高中學生比例

 

但是你看,早在80年代的韓國,就有將近100%的農村孩子上高中,幾乎每一個孩子都上高中。

再看看80年代的墨西哥,再看看現在2013的中國。

 

9. 80年代的墨西哥與現在2013的中國

 

所以這麼多年來,墨西哥仍然只是一個中等收入國家。那中國的未來發展呢?

 

Part II. A群組與B群組的主要差別是什麼?

此段內容與Rozelle先生對中國之研究無關,屬於另一個探討主題。

Rozelle學者的研究中,A群組代表美國,歐洲與已開發的國家。B群組如台灣,韓國,希臘,西班牙等國家。在二戰之後,B群組於50年之內自中等收入國家進步成為高收入國家。但是在1990年代之後,也就維持一個停滯狀態,無法自B群組提昇為A群組。B群組與A群組在高中教育之人數比例,並無差別,而其顯露差異在於大學與研究所的教育。而且此顯著不同已不是人數比例(數量不同),而是大學教育之品質(質量差別)。

世界上各種大學的排名方式雖然不一致,但是有個共同趨勢。排名前一百名之大學,幾乎都位於A群組國家。代表的意義十分簡單明瞭。大學以上稱為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培育的人才是精英教育,這種人才能夠幫助國家與產業進步。

那麼在B群組的國家,不是沒有大學或研究所,甚至數量極多(台灣就有164所以上),關鍵在於其學術能力是否真實。這種學術能力與能夠帶動之產業發展,已不是單純SCI篇數與IF點數所能加以量化。

台灣,在B群組無法提昇至A群組,這算是一種B群組的陷阱。無法跳出此陷阱,因此收入無得增加,生活成本逐漸上漲,當然幸福感降低。

台灣就是身處此B群組之陷阱,已經二十年。我們仍能留在B群組,是得力於高中高職教育的普及。台灣為何跳不出B群組,那是因為高等教育無法達到A群組之水平。台灣之真正隱憂是高中高職教育素質之下滑,高等教育之退步。明知不該浪費國家資源維持如許多的大學,但是多數人為一己之私,不願意改變改革。最後之結局,就是永遠困在B群組之內。

 

  Part III. 個國家的人力資源資訊是否為 一個國家之情報?

   美國史丹福大學學者羅斯高(Scott Rozelle )強調此研究已進行37年。此研究團隊包括史丹佛大學的各大學院例如醫學院、教育學院。在中國,合作的機構是陜西師範大學的一個教育部支持的中心。在那裡有100個研究生、10個老師。中科院、北大、清華也都有合作機構。由於是到基層進行研究項目,必須有當地的合作人選,所以基本上每一個省都有一個合作的學者。

   那麼,中國的人力資源資訊還有那些是美國人所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