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越南的4.0農業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就是蘭花

 

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728日的聯合報,有一篇報導〝台灣蘭花產業下一步?就藏在香草冰淇淋裡〞。此篇文章的內容與我個人認知差異極大。其中ㄧ段內容::〝各國對蘭花產業也多少涉獵,但以荷蘭最為強勢,荷蘭政府將蘭花產業設為國家政策主要扶持對象,進行研究,而降低品種,栽種技術上的獨特性〞。

對於花卉產業而言,蝴蝶蘭曾經是盆花產業的奇蹟,但是已趨向成熟平淡。蝴蝶蘭曾是荷蘭花卉產業單位面積產值最高的盆花,但是因售價不斷降低,其利潤已是緊縮。荷蘭蝴蝶蘭的栽培面積與銷售金額現在是世界第一,但是對其國家花卉產業,並不是首位。其他生產面積與產值更高的花卉,還是有許許多多。從各種資料都看不到荷蘭政府將蘭花產業設為國家政策之主要指標對象。荷蘭蝴蝶蘭產業其品種是由各種苗公司自行選育,而其栽培技術也是由蘭花公司與研究界進行產學計畫,只要進入Wageningen大學網站,即可看到其相關研究計畫。產學合作產出的是技術報告,而不是學術論文,這也是很少看到荷蘭學者發表蝴蝶蘭的研究論文。

如果要比較研究經費,台灣政府每年給予學術研究界之蘭花研究經費已是世界第一,尤其是蘭花的生物技術研究經費。全世界也就只有台灣對單一作物(蝴蝶蘭),單一技術(生物技術),投入如許多的研究經費。反諷的看不到這些經費產出的論文,與台灣現在的蘭花產業有那些關聯性。這些龐大研究經費產出的論文,看不到在蘭花產業上有任何幫助。

在聯合報的報導中,希望〝藥用蘭花〞能為蘭花產業突破困境,重獲新生。

這種口號忘了蘭花就是蘭花。蘭花在花卉市場,成為蘭花產業,這時蘭花是主角。在花卉產業與其他花卉競爭。如果蘭花離開了花卉產業,那就是另一種不一樣的產業思維。

蘭花花瓣如果做為面膜材料,蘭花已不叫蘭花,而是一種生物材料。蝴蝶蘭的白花花瓣是否有漂白作用不得而知,但是酒粕、魚鱗等農業廢棄物都可製作面膜。蝴蝶蘭花瓣如果成為面膜材料,它的競爭對手就不是其他花卉,而是農業殘餘物。在成本上有多少競爭力?

蘭花如果成為文創標誌,將蘭花繪製在瓷器、成為領帶圖案,或是圖案設計之標示,那麼與蘭花產業更無相關。文創中的蘭花圖樣,根本不必用到真正蘭花。對蘭花的銷路無所助益。

蘭花如果成為食品原料,例如香草冰淇淋的原料香莢蘭,這種原料的生產不是用來觀賞,而是製作冰淇淋的一種調味原料。其生產、採收、加工等是食品工業之一環,與花卉產業完全不同,其生產作業體系是食品工業而不是花卉產業。

蘭花此作物本來就有許多品系已成為藥材,本草綱目中許多藥物本來就是蘭花作物。但是生產藥用蘭花與生產觀賞用蘭花更是不同。在化學藥劑的使用就有嚴格的限制。蘭花用以觀賞,那是花卉產業。以大學科系而言是園藝系的領域。蘭花如果用以製藥之藥材,那是中藥產業,而在大學科系是農藝系之作物,是中醫系的中藥材,也是藥學系之生物性藥材,本來就是不同的領域。如果要舉辦〝藥用蘭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主講者不應該是園藝系學者,而是中醫系學者、中藥學者與食安檢查學者。中藥產業中對於品種鑑定,有效成分之認定,道地藥材之評鑑等,這些都是與觀賞用蘭花不同的領域。

聯合報的新聞〝除了蝶蝶蘭之外,台灣蘭花競爭力都已經失去趨勢〞。十餘年來,自2004年喊出的旗艦計畫至今,寬列蘭花研究經費,提高蘭花研究經費,成為台灣學術界、研究界一直高喊的口號。而這些舉世無比龐大的研究經費,其研究結果為台灣蘭花競爭力都已經失去趨勢。 這些研究結果能夠為台灣蘭花產業所能應用的是那些?十餘年來,真正落實的相關農業研究只有病毒檢定與病蟲害管理。如今提出以〝藥用蘭花〞拯救蘭花產業,那麼以前在生技產業之中,關於〝金線蓮〞、〝藥用石斛〞等無數的研究結果與無數論文那又是什麼?

蘭花就是蘭花,蘭花如果是觀賞,那就是花卉產業。蘭花若是藥材,那就是中藥產業。台灣蘭花產業競爭力都已失去優勢,一部分原因是台灣研究人員不努力、不爭氣。台灣的蘭花研究人員不需要將失敗原因推諉為荷蘭政府大力扶持蘭花。失敗就認輸檢討,不必為自己找理由。努力檢討還有機會,ㄧ昧找藉口只有輸得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