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BSE網站募款公告

 

光量與蝴蝶蘭栽培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設施與環控工程
蘭花量產工程
組培苗量產工程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蝴蝶蘭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隨著國際經濟復甦,許多經濟活動逐漸熱絡,國內蝴蝶蘭產業也是如此。面對世界經濟市場的改變,要著手應對並考慮全球佈局。新世紀的蝴蝶蘭產業有哪些重點?一方面要面對荷蘭、大陸的雙重挑戰,一方面是要自我調整體質,調整生產技術與生產管理觀念。

在去年11月參觀荷蘭蘭花公司,返台後完成了“2003年荷蘭蘭花產業”此篇文章。文章中介紹歐洲蝴蝶蘭生產技術,強調歐洲蘭花公司採取低售價戰法,並討論Floricultura公司的應付策略,最後提出台灣蘭界的應對方式與此產業的展望。由於最後內容為條列式的綱要並未加以討論,在許多蘭友的詢問下,以此篇文章對此加以補充說明。

台灣經過了此世紀國際經濟不景氣的挑戰,有些公司、有些產業被淘汰,而也有公司與產業度過此考驗,更加的茁壯、成長。通過考驗的產業有共同特色,代表其競爭力在其產業中有獨特的地位。公司規模不論大小,生存茁壯的特色在於其競爭力。小規模的公司以其產品特殊性取勝,例如特殊的設計、特別的生產方式或是特殊的生產品質。大規模公司的生存條件有部份如同小公司,另有一部份是其公司的生產流程掌控生產能力、提高效率、提高良率。

台灣的蘭業在近四年中也有看到此變遷。有些小場無法支持而放棄或是改種其他蘭花。有些大場如同恐龍般反應不靈,無法應付變局而注定出局。但是更有許多蘭園逐漸拓大,逐漸走上企業化的生產。這些變遷的沿由則必須自國內蝴蝶蘭產業的發展沿革說起。

 

一、蝴蝶蘭的栽培環境與發展沿革

蝴蝶蘭的栽培環境可分成地上部份的氣體環境與地下部份的根部環境,以下內容僅以地上部份氣體環境加以討論,依其成長階段區分如下:

1.組培苗生長環境

2.小、中、大苗營養生長環境

    以傳統主要的蘭花大白花/大紅花為例,白日適合溫度為28~30℃,夜間適合溫度為23~25℃。光量隨成長逐漸增加。

3.催花溫度

      大白花與大紅花的催花溫度為白日24℃以下,夜間20℃以下,但是溫度不得過低。一般而言17-18℃是控溫底限。

4.開花完成溫度

    自花梗長度10cm以後開始進入此階段。此階段中,白日溫度、夜間溫度與

日夜溫差都影響了花梗長度、花梗數目、小梗分叉數目與花苞數目。

5.展售觀賞時期溫度

    帶花苞的成品自溫室送到展售場或放置住家,維持開花品質所需溫度。

 

過去台灣蝴蝶蘭產業的發展有兩種市場導向。一者為國內春節的年節市場,另一者為以中、大苗銷售為主的國外市場。國內溫室產業的進展也自搭建一個遮風避雨的設施結構開始,進而裝置熱風機冬日進行保溫,使用水牆配合風扇在夏季進行降溫。而後完成內循環風扇研究開發終年調整溫、濕度。以此溫室環控設備可以配合蝴蝶蘭大白花或大紅花的生理需求。對於年節的開花株而言,此型溫室在夏天可以使溫室內部維持於28~30℃,因此合乎生長階段的生理需求。台灣的春節是在冬天。在秋天之後溫室外界的大氣溫度逐漸降低,配合通風作業即可滿足催花需求。在夜溫無法低於20℃的平地溫室,到阿里山等高山另闢催花溫室,成為另一種權宜之計。蝴蝶蘭抽出花梗後再送回平地溫室,當時冬季大氣低溫恰可勝任開花完成階段的氣溫需求。而消費者購買開花株,春節的低溫仍是適合觀賞時期的環境需求。台灣舊曆年節慶的需求年花,蝴蝶蘭的產期恰好相互配合季節的溫度變化。

 

對於中、大苗輸出而言,由於海外市場僅需要大苗,因此溫室全年可以生產供應。

上述的供貨生產方式並非十全十美,在1997年代開始浮現一些問題,而這些問題也已經有解決方式。

1 .在正常季節以外的暖冬或是寒冬,山上的低溫無法合乎開花需求,加上大規模生產作業時苗株搬運耗時費工。因此平地催花冷房因應而生,提供另一種環控技術。對於國外需求抽梗的花梗苗,也可由此溫室生產供貨。

2 .北半球的冬天低溫造成蝴蝶蘭自然抽梗開花,因此2~4月不抽梗的大苗嚴重缺貨。此問題已由品種篩選配合蝴蝶蘭春化生理模式研究加以解決。

3 .光量對於蝴蝶蘭生長與開花品質影響極大。光量不足如果以人工燈補充,則需要昂貴的設備成本與能源成本。此問題已由品種特性篩選再配合各地生產區環境特性區隔加以解決。

 

二、蝴蝶蘭產業的展望與具體做法

蝴蝶蘭產業屬於花卉產業的一環,因此也無法脫離國際花卉產業的發展潮流。歐美花卉產業的主要潮流項目如下:

1 .全程管理:

除了產品各階段性進行品質管制,對於生產流程的管理作業與栽培環境,全程都加以記錄。

2 .完整的生產體系:

以全球分工觀念進行花卉生產。自上游種苗,中游的栽培生產,下游的收穫後處理與銷售,依市場需求進行分段與分工式生產,並建立一連貫的生產技術。

3 .減少化學品的用量達到清潔生產

    減少農藥、殺蟲劑、化學肥料等化學品的用量,進行清潔生產。

4 .建立認証制度

    由非官方的財團法人執行,採取非官方強制性方式。以專業人員與行政人員共同配合進行認証,通過認証的農場可在其銷售產物附加認証編號。認証的內容包括減少化學品生產的綠色認証與全程記錄管理的製程認証。

 

以荷蘭蘭花產業為例,上述四大項目已逐次在其生產場加以實施,也將其全

程管理的生產程序推行至下游的蘭園。在美國東北部、西南部佛羅里達州與日本關西愛知縣,都可以看到此種全程管理程序的應用。自荷蘭以合乎規格的小苗送到海外蘭園,以相同的生產環境,相同的管理技術,在海外生產到達至可催花的成熟株大苗而在當地銷售。荷蘭的破綻在於其品種的侷限,由於只有一種特定的生產程序,因此篩選適合此程序的品種進行量產,也因此同質的產品數量過度的增加導致價格的下降。美國西南部的花色花型要求與荷蘭提供的品種不同,因此荷蘭蘭花產業在該地區尚未有大規模的進展。但是以荷蘭人對花卉產業的基礎,在經過未來數年後的努力,相信可以克服這些問題。因此台灣蘭花產業的持續領先,不能期望於荷蘭人永遠只維持現在的技術水準,而是本身要走得更遠更快。

台灣蝴蝶蘭的產業優勢是什麼?從每年 4月的蘭展即可以發現。在於種源的豐富與育種能力,而且組培實生苗的生產技術已普及民間。台灣有中小企業型態的分工制度,有數十年的栽培經驗,而國內內銷市場不斷擴大,蝴蝶蘭送禮也逐漸形成風氣。這些都是台灣蝴蝶蘭的產業優勢。然而產業的吊詭卻是如此,一個產業先天的優越條件另一方面反而限制了此產業自身的發展。由於蝴蝶蘭量產的目標係以國內大紅花與銷日大白花為主,因此栽培經驗偏重於此類大花。為了適應亞熱帶的夏季高溫,品種與斗麗蘭交配後的新品系偏好高溫,因此在溫帶國家銷售較為不利。因為習慣少量多樣化的栽培方式,因此對於少樣大規模生產方式比較無法接受適應。由於多年來以經驗累積栽培技術,因此對於以儀器感測與量化控制的技術生疏懷疑。這些問題在現代的產業要求背景下都必須加以克服。許多蘭園過去以少量多樣化的方式生產。在擴大生產面積後,仍是無法脫離原先經營格局。以國內市場為比喻,只是由小菜市集擴大成黃昏市場,而不是學習量販店的管理制度。

 

三、新世紀的台灣蝴蝶蘭產業

自從國際經濟回復之後,許多產業必須調整本質才能邁向未來,台灣蝴蝶蘭產業也是如此。一方面要大步前進,拉大與荷蘭、中國大陸等相關產業的差距。一方面要維持原有的優勢,調整生產方式以結合已有的基礎與現代化的生產管理技術。在技術面方面,二十一世紀的溫室結構與環控設備在此網站已有介紹,大苗的貯運也在本研究室持續進行。對於台灣蘭界的新挑戰與新的調整方式建議如下:

1. 海外下游基地的建立

  唯有在海外不斷持續地建立下游基地,提供大苗至此基地成為開花株,並且在當地行銷,這才是外銷市場的永續經營。海外基地的建立內容在此網站已有論述。

2. 品種特性的區隔

  國內蝴蝶蘭研究對象一向以大白花為主。因此在園藝學術界普遍認為所有蝴蝶蘭都是相同的生理特性,這種結論應用於大白花或許問題較少,但是以單一花色的概念應用於所有的蝴蝶蘭品系,在栽培管理上十分危險。以白日溫度28℃,夜間24℃進行栽培,是所有蝴蝶蘭尚可存活的溫度,但不是所有蝴蝶蘭栽培的最適溫度。以荷蘭Anthura公司為例,對品種分類即採用百餘種的栽培特性。台灣的優勢即是有豐富的品種,但是種源需要篩選適合量產的品種,而且依據品種不同的生理特性安排適合銷售的海外市場,這樣才能發揮品種優勢。

3. 病蟲害的綜合防治

   隨著栽培面積的擴大與栽培地區的集中,生態學中單一林相效應更為顯著。傳統化學藥劑防治方式不見得能夠處理所有病蟲害問題。在去年10月,為了符合附帶水草輸美之需求,利用防蟲網隔離溫室成為獨立空間的工程技術已完成開發,在今年2月也通過美方代表的檢查。由於細目防蟲網的使用,使得溫室得以建構成為與外界隔離的外界空間,因此對於病蟲害的綜合防治十分有利。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即是以物理性、生物性結合化學性防治技術,達到低農藥、少農藥的溫室管理需求。

4. 生產過程的系統化與全面化管理

  此種管理方式的重點在於可量測、可記錄與可追涉。除了溫室的微氣候加以量測記錄,每一管理作業例如灌溉作業的用水量,施用肥料濃度、種類,使用化學藥劑的時間、用量、用藥種類等資料都要求加以記錄。病蟲害的種類、鑑定方式、發生時間、次數、對植物的影響性等資料均有記錄。各階段苗株的移植時間、變異比例、其他異常如過熱應力或缺水等影響資料也要加以建立。而這些資料都必須以電子檔方式儲存、複製、與整理。而且這些管理資料隨著蘭苗的銷售可以提供下游承接者管理參考之用。

5. 收穫後作業流程的標準化

  苗株不論小、中、大苗的包裝貯運,大苗附花梗或未附花梗的處理,大苗裸根或是附介質外銷處理,都應該依據品種生理特性,分別建立標準作業程序。作業程序包括貯運溫濕度、空氣流通量等環境控制調整,預冷處理,包裝容器的設計等。這些工作需要有標準作業程序以減少損失,提昇作業效率。

6. 蘭苗生產場之認証

  今年2月隨美方農業部防檢局人員檢查台灣的溫室。由美方對輸美附帶水草的蘭花溫室之認証方式,更能體驗認証制度的重要。為了提昇台灣的產業,拉大與中國大陸、印尼等競爭國家的差距。蝴蝶蘭溫室生產場的認証制度應該加以建立。建立範圍自組培苗生產場開始,包括小、中、大苗生產場,而至包裝處理場。認証內容包括場地規劃、員工訓練、生產管理等項目。

 

四、感言

今年411日有幸參加農委會國際處與農糧署舉行的“蝴蝶蘭外銷旗艦產

品計劃”。蝴蝶蘭此作物一向不為農業界中“產官學硏”命運共同體所重視,而在2004年卻有機會躍居四大旗鑑產業之一。行政官員與研究人員對此產業開始關心,農委會並且提出大筆預算以執行此計劃。這些長官與學者對此產業的關心值得肯定。但是計劃的細部內容是否真正為蘭界所需要?執行的工作是否對於蝴蝶蘭外銷有所助益?參與此計劃的人員對此產業是否真正瞭解?或是仍然以切花產業的概念處理此蝴蝶蘭產業?對於這些問題只有長嘆無語。希望這些長官,這些計畫執行人員能夠實地到蘭園參訪,多與業者接觸以真實瞭解蝴蝶蘭產業的現況與面臨的問題。台灣的蝴蝶蘭產業,以往沒有政府的大項計劃支助,也少有農業人員的關心。台灣蝴蝶蘭產業向來是自行發展、自行茁壯。今年的旗艦計劃已代表一個新的開始。以往無此旗艦計劃,台灣蝴蝶蘭產業仍是向前邁進,但是鉅額的計劃經費如果無法幫助此產業,計劃最後失敗因而受損受害的不是此蝴蝶蘭產業,而是台灣蘭界對於這些官員,對於這些農業人員最後的一份尊重與敬意。在工程界,研發與技術提昇是產業生存的命脈,專業能力是成敗的關鍵。但是在農業研究界與行政界,專業能力反而不是最先考慮的因子。以工程人員的身分參與此蝴蝶蘭產業已近十年,看著荷蘭花卉產業以技術研究發展為先趨,配合其國際行銷的傳統基礎,一步一步地佔有國際市場。對蘭花產業再多的憂心,對官學研再多的建言,能夠影響的效果仍是如是微渺。“言也迂,詞也激,而意也哀”,這是讀書人面對時局的最深感概。唯有勉勵與期盼台灣蝴蝶蘭界,為了此產業的持續經營必須自立與自強。不但要調整生產體質,也要不斷地自我提昇、自我訓練。也唯有如此,此產業才能永續經營而不是淪為其他國家的品種供應站或是其代工工廠。蝴蝶蘭產業是台灣農業的奇蹟,令人不忍是此產業最大的敵人竟然不是外在的競爭者,而是來自台灣的內部。除了許願天佑台灣,也期望台灣蝴蝶蘭界更加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