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荷蘭與 Maarel Orchids在國際市場上的突破

Westerlay Orchids的碳中和蘭花生產

農企業全面有機化的結局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非洲大蟑螂故事之二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資料來源:

https://tw.news.yahoo.com/%E9%80%A3%E6%AF%94%E7%88%BE%E8%93%8B%E8%8C%B2%E9%83%BD%E4%B8%8A%E7%95%B6%EF%BC%81%E4%B8%80%E5%80%8B%E8%8F%AF%E7%88%BE%E8%A1%97%E9%A8%99%E5%AD%90%EF%BC%8C%E5%A6%82%E4%BD%95%E9%9D%A0%E3%80%8C%E8%A1%8C%E5%96%84%E5%8F%88%E8%83%BD%E8%87%B4%E5%AF%8C%E3%80%8D%E9%A8%99%E5%85%A8%E7%90%83%E8%8F%81%E8%8B%B1%EF%BC%9F-230057374.html

到過非洲,才聽得非洲大蟑螂的名詞由來。打著援助非洲,建設非洲的美名,成立各種基金會或是公司,目標是援助非洲。而基金會運作之後最大的開銷即是這些人的高薪。在人事費用消耗殆盡之後,基金會或公司瓦解。然後再成立另一個基金會,再成立一家公司執行計畫,因此非洲這種大蟑螂越來越多。

這期商業周刊即刊出另一則非洲大蟑螂之傳奇故事。此次是阿布拉集團成長市場醫療基金,目標是改變亞洲與非洲最底層窮人家的生活。故事中最精彩最經典的一句話"納克維把其中數千萬美元拿去用在自己和員工身上"。標題是"錢都花在肥貓高薪上

這種非洲大蟑螂之故事,在非洲太常見了,以慈善愛心之名,募款幾乎無往不利。而經費落實到貧苦民眾竟然沒有多少?龐大經費只養肥了中間經手的大肥貓。經費支出絕大多數是人事費用,也是這些大蟑螂的薪資。

台灣援助非洲龐大的農業經費,對於非洲農民沒看到有何影響力?而身處第一線的台灣農技人員,卻在烈日、多傳染病的不利環境辛勤勞作。那麼台灣那些大肥貓、中肥貓又都是何人?

1993年蓋茲和妻子梅琳達第一次到非洲參加豪華狩獵旅行。依據他們後來的敘述,非洲大陸最讓他們驚訝的不是野生動物,而是貧窮。

蓋茲後來在公開演講時說:「風景很美,人很友善,但那裡的貧窮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的,讓人非常不安。顯然我們只知道非洲有些地方是貧窮的,但真的親赴非洲後才發現,抽象的理解變成無法忽視的不公。」

蓋茲夫婦在基金會創立初期投入數十億美元,發展疫苗和藥物以根除嚴重的疾病,如小兒麻痺、肺炎、瘧疾和愛滋病。但要真正解決全球的健康問題,蓋茲夫婦必須找到方法,為亞非拉丁美洲數十億窮人提供基本的醫療服務。

因此,引領蓋茲認識納克維。與比爾.蓋茲合作醫療保健基金

納克維想要親近蓋茲,201210月蓋茲到阿聯時,納克維邀請他到家裡用餐。

蓋茲和納克維有很多事情要討論。兩人幾週前才達成共識:他們的慈善基金會將合作在巴基斯坦推行計畫生育方案(family-planning program)。納克維似乎正是蓋茲尋覓的人,有錢但關心窮人。

納克維也對蓋茲有所求。他們可以聯手改變亞非數百萬最底層窮人的生活,不是靠給錢,而是建立一檔新的大規模私募股權基金,投資新興市場的醫院和診所。蓋茲目前也有投資一檔非洲醫療保健基金,該基金的問題是規模太小,無法真正發揮影響力。於是誕生了阿布拉吉集團成長市場醫療基金(Growth Markets Health Fund)的構想。

餐會後數日,中東與巴基斯坦各地報紙都刊出蓋茲和納克維廣泛協議合作的新聞。新聞報導還附上一張照片,蓋茲穿西裝打領帶,微笑但不太自在地看著地板。納克維看起來比較放鬆,穿西裝,襯衫領口敞開,臉上滿滿的笑容。

報導中引述蓋茲的話:「這是很重要的共同投資夥伴關係,同時也代表一種很有智慧的合作方式,未來的發展無可限量。」

醫療基金逐漸擴大

有了蓋茲這位投資人和盟友,對納克維是意料之外的重大成功。此人身價670億美元,比肯亞一整個國家還有錢,有他的支持,對其他投資人具有絕佳的宣傳效果。納克維對於他和微軟創辦人的關係很驕傲,甚至將兩人的合照擺在辦公室。

20131月,納克維在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介紹新醫療保健基金的計畫。全球醫療產業最重要的兩個人也參加會議:荷蘭皇家飛利浦公司(Royal Philips Electronics)的執行長萬豪敦(Frans Van Houten),美敦力(Medtronic)的執行長奧馬爾.伊什拉克(Omar Ishrak)。兩人領導世界兩大醫療保健公司,市值加起來將近1千億美元。

對飛利浦和美敦力而言,這是明顯的好機會。若能與蓋茲基金會一起投資該基金,他們將有更多機會銷售醫療設施,給納克維計畫收購和興建的醫院與診所。該基金將會幫助他們走出北美與歐洲,在快速成長的市場占有一席之地,這些地方對品質佳收費低的醫療照護有著很大的需求。

2013年末阿布拉吉集團的財務狀況愈來愈困窘,納克維卻準備就他的醫療保健基金計畫揭露更多細節。他邀請一小群投資人到他在牛津附近的鄉村別墅小聚數日,包括蓋茲基金會的茱莉.桑德蘭(Julie Sunderland)。另外還有管理顧問在場協助商討策略。

那天早上,納克維歡迎賓客時展現十足的魅力,仔細解說基金將如何運作。納克維的鄉村豪宅讓賓客印象深刻。隨時有管家來滿足賓客的需求,而且在老宅四周的典雅花園散步也是一大享受。

管理顧問在談話中不時穿插企業術語,諸如綜效、推出新產品之類。顧問的商業用語讓一位賓客感到不安,當大家在討論如何改善赤貧國家的醫療保健服務時,顧問談的概念似乎很不恰當。這位與會者說:「那裡很多人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在新興市場的醫療保健領域也毫無經驗。那可是極具挑戰的工作。」

納克維把一切講得好像很簡單。

他後來告訴投資人:「那些市場過去的一大特點是系統性投資不足,但隨著收入提高、都市化和生活方式改變,人們對高品質醫療保健體系的需求會愈來愈高。」

納克維要投資人投入該基金10億美元。這筆錢要用在亞洲與非洲高需求低收入的城市,收購與興建12間醫療保健公司。納克維告訴投資人,阿布拉吉集團可以輕易克服基金運作的挑戰,包括找到足夠的醫院來收購,招募足夠的醫生與護士進醫院。他誇耀阿布拉吉投資醫療保健公司的成績多亮眼,其中確實有些是事實。阿布拉吉售出土耳其連鎖醫院Acibadem便確實賺了一筆。

納克維管理這10億基金將收取標準的私募股權年費2相當於一年2千萬美元外加所有獲利的1/5

納克維的話術很高明,但牛津會議的與會者有不同的意見。阿布拉吉的主管打算要投資獲利機會很高的公司,蓋茲基金會的團隊感興趣是較可能幫助非洲最貧窮者的投資,比較不把重心放在獲利的潛能。在這一點上麥拉利和蓋茲基金會的幹部相抵觸,他決定只收購獲利足以自給自足、不需捐助就能成功營運的醫院和診所。他相信在亞非建立財務自足的醫療保健體系,可終結對西方補助的需要。

這樣的衝突讓納克維很傷腦筋。麥拉利是很重要的團隊成員,但納克維經不起失去蓋茲基金會的支持。

前英國健保執行長也加入

納克維希望聘用更大咖的人物來提升醫療保健的資歷,為了吸引名氣響亮的主管,他不惜給出部分員工認為荒謬的高價。結果他找到了大衛.尼克遜爵士(Sir David Nicholson),前英國國家健保局的執行長。

他任職期間引發不少爭議,例如某一年除了21萬英鎊的薪資, 另外又收下41600英鎊的津貼,引發批評。另一項批評是他監督的一些醫院死亡率大量攀升,因為管理者太把重心放在財務上,他因此被迫以執行長及個人的身分道歉。

他離開英國國家健保局後,曼恩邀請他加入阿布拉吉集團。在蓋茲基金會的要求下,曼恩成立影響力委員會來篩選投資項目。曼恩提供尼克遜爵士年薪12萬美元,一個月只需工作4天。這樣的年收入足夠在肯亞聘僱6名醫生,但尼克遜爵士的責任並不多。

合約中註明:「由顧問決定執行服務的方法、細節與手段,阿布拉吉無權也不會控制顧問提供服務的方式或程序。」尼克遜爵士接受了。這項任命案引發醫療保健基金員工的驚愕,他們不明白為什麼這人做這麼少的事,領這麼多的錢。

錢都花在肥貓高薪上

20167月阿布拉吉完成醫療保健基金的募資。銀行、富人、美國聯合基督教會(United Church of Christ)的退休基金、英國的CDC、法國的同類機構Proparco,承諾投資的金額總計8.5億美元。另外與美國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協商1.5億美元的投資,若洽談成功,很快會讓基金規模提高到10億美元。

蓋茲將1億美元託付給納克維,要讓他為窮人興建醫院,此舉幫納克維多吸引了9億美元資金。納克維和蓋茲現在有錢可以改變幾百萬人的生活。然而納克維另有計畫,完成募資後不過幾個月,他又要求醫療保健基金的投資人再拿出數億美元。蓋茲基金會、國際金融公司和其他投資人依照阿布拉吉的要求給錢。阿布拉吉告訴投資人,這些錢要投資的公司包括印度關愛醫院,結果納克維卻把其中數千萬美元拿去用在自己和員工身上。

即使阿布拉吉沒有從醫療保健基金盜用幾百萬美元,為世界上最貧窮的民眾提供民營醫療服務還是很困難,這項偉大的資本主義實驗根本不可能成功至少剛開始時不可能。阿布拉吉的文件顯示,該基金可以投資的診所和醫院不只服務一天生活費不到3美元的金字塔最底層,也服務一天賺310美元的中間階級。

該基金的策略是先提供高品質醫療照護和診斷給負擔得起的人,再取得政府與慈善機構的資助來服務最貧窮的人。曼恩巡視阿布拉吉在拉合爾的醫院時,望向周遭的田野,看到極貧窮的農民拉著牛在辛苦工作。他知道他們永遠沒有能力進醫院,即使他願意為他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