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荷蘭與 Maarel Orchids在國際市場上的突破

Westerlay Orchids的碳中和蘭花生產

農企業全面有機化的結局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學術論文到底有沒有用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3年,馬斯克提出"多數論文毫無價值"。在學術界的討論至今餘波盪漾。以下附錄的一篇文章是在2017年的討論,包含不同的意見。

那麼學術論文是否有用?那就看看論文寫作的動機是甚麼?

如果是嚴謹的學術訓練過程 例如下文中Zhou Yuanyuan的意見學術研究訓練了大量的PhD學生,作為一種載體,訓練了PhD學生的創造性思考能力、問題解決能力、專案設計能力和寫作能力等,而最終發表論文作為對學生能力的測試,進一步對他們在該領域的能力進行了篩選分級。也正是這樣的訓練,最終使這些學生成為了科學工作者,有的成為了科技界的企業家。VMware以及Akamai等公司都是從學術論文開始的,儘管只有5%的學術項目獲得了研究基金並最終成功,但是不通過努力和嘗試,又怎麼會知道是否能夠成功呢?

由於論文的寫作伴隨了學術的訓練,其論文內容最終沒有實用化,但是完成了研究人才的訓練。

如果論文本身只是為了寫論文而寫作,只求是否發表。趕時髦求新潮,追求數量。再多的論文篇數也沒有訓練出研究人才,這種論文確實是沒有用。做實際的例子是台灣的蘭花生技研究。數量是全世界第一,但是沒有任何結果為蘭花產業所使用。

因此學術論文到底有沒有用?只要的問題不適論文本身,而是寫作這些論文時撰寫人的根本心態。

附錄:多數學術論文毫無作用

來源: https://news.sciencenet.cn/news/sub26.aspx?id=2947

絕大多數學術論文毫無用處?正辛勤做著實驗,絞盡腦汁寫著論文的你也覺得自己的工作毫無意義麼?埃隆馬斯克就持這樣的觀點公開炮轟了學術界。2013年,在接受著名公益組織可汗學院(Khan Academy專訪時,他提出了多數論文毫無價值,並質問觀眾究竟有多少PhD的論文真正被人用到?"

埃隆馬斯克(Elon·Musk),大名鼎鼎的PayPalSpaceX、特斯拉和SolarCity四家公司的CEO,在科技界恐怕無人不識無人不曉,他所宣導的新型科技發展方向可謂對人類現有生活模式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甚至會進一步對未來人類社會的變革發生巨大作用。2012年馬斯克旗下的SpaceX公司的太空艙成功與國際空間站對接後返回地球,開啟了太空運載的私人運營時代。隨後,20164月,SpaceX在大西洋成功回收獵鷹9號一級火箭,一舉震驚世界,實現了人類歷史上首次海上回收火箭的創舉。

埃隆馬斯克時常談到他未來要在火星退休,談到他的火星綠洲計畫,在他眼堙A不遠的未來或許人類真的要邁向科幻小說婺g常提到的星辰太空的時代。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引領科技潮流並獻身於科技發展的人,卻公開質疑整個學術界,他認為絕大多數學術論文毫無價值,這對現行的學術界價值規則提出挑戰,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在Quora(國外著名問答平臺,知乎的原型)上,成千上萬人參與了該觀點的討論,紛紛在問題下作答,從2013年至今都熱度不減。其中不乏科技大佬,MIT等名校的科研者及谷歌工程師這樣的科技界頂尖人才,神奇的是,這些本該捍衛自身價值的牛人們,卻幾乎清一色的站在了馬斯克這一邊。究竟是什麼致使大牛們紛紛站在了同一立場呢?

一位原來自於史丹福大學的電腦研究者坦誠而詼諧的率先抖了機靈:電腦科學系的院長Bob Floyd曾經告訴我,史丹福大學圖書館90%的資料都毫無用處,於是我嚴陣以待立即問他,90%

Quora的副總工程師也毫不猶豫的支持了馬斯克的觀點,並且獲得了大量支持者,其中不乏如矽谷首席技術官和創意官這樣的業界大佬。該回答的作者已經發表了50多篇論文,並且作為reviewer評論了大量論文,他說到:現行的學術體系並不以提升實用性為基礎,如果接受了這一設定,那麼就會一點也不驚訝于大多數論文毫無用處。目前學術論文主要從新奇性、重要性和原創性幾個維度來度量,然而問題是這樣的度量方式只從很細分的層面對學術本身進行了純粹的評判。因此問題變成了學術論文的研究課題本身是否有意義,而非這些學術論文是否對於人類具有實用性。

在此,小編也很認同他的觀點,學術研究本身是有意義的,但從另一個層面來講,過度的把精力集中於學術本身,而忽略了對於人類社會以及工業發展的實用性,也就間接導致了學術論文的無用。

LiveRamp產品運營總監也提到:學術論文在現有的模式下的確非常無用。他認為我們很難只通過一次嘗試就能再現論文中描述的實驗,同時也很難立即發現我們所需的相關性的資訊。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超過80%的實驗都是失敗的,然而論文通常只發表了成功的實驗案例,而大量的失敗的研究所帶來的豐富經驗卻無法流傳於世供大家思考學習,這實際上使論文的價值大受損失。許多時候錯誤、失敗的經歷所帶來的財富遠超成功的案例。

來自Google的一位高級工程師一針見血的表明,學術論文的寫作只是為了被接受然後順利發表,而非以實用性為目的,甚至很多論文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實用性什麼是無用的。該回答獲得了大量科研工作者的支持。

一位來自Texas at Austin大學的副教授霸氣的表示:馬斯克的觀點無疑是正確的,但我認為其他的回答並沒有解釋清楚真正的原因。該答案通過一系列論證說明了大約80%的論文沒有價值並且從未被引用的原因是,科研專案是持續增長的、極度專業化的並且有很高的條件性,一旦條件發生了變化,時過境遷,這些論文也就不再有用。且即使研究者投入大量時間和資本做出了對於工業發展具有重大的意義的研究,他們自身卻不會受到相關獎勵,唯一的收穫就是更多學術論文的寫作和發表。

Brandeis大學的研究者回答說:我曾讀過大量內容糟糕毫無價值的論文,但既然他們被刊登了出來,那麼peer review process的存在說明這篇論文至少對3個人還是有意義的。

在眾多高票答案中不僅有大量來自西方的頂尖人才,其中也有不少來自中國的學者。Zhou Yuanyuan(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教授,Whova公司CEO)作為少數派從正面闡述了學術研究的實用性:學術研究訓練了大量的PhD學生,作為一種載體,訓練了PhD學生的創造性思考能力、問題解決能力、專案設計能力和寫作能力等,而最終發表論文作為對學生能力的測試,進一步對他們在該領域的能力進行了篩選分級。也正是這樣的訓練,最終使這些學生成為了科學工作者,有的成為了科技界的企業家,有的在各類企業埵p穀歌、蘋果這樣的公司作出巨大貢獻。Zhou Yuanyuan極為肯定的表示:我敢說馬斯克一定雇傭過許許多多經歷過這個過程訓練的PhD員工。此外Zhou Yuanyuan認為,VMware以及Akamai等公司都是從學術論文開始的,儘管只有5%的學術項目獲得了研究基金並最終成功,但是不通過努力和嘗試,又怎麼會知道是否能夠成功呢?在商界其道理也是一樣的,只有通過大量無意義的嘗試才能有一小部分獲得成功。Zhou Yuanyuan說:的確有很多糟糕的論文,正如有許多糟糕的創業者一樣,但是沒有一些糟糕的開始,又怎會有最終的成功?所以我們何必如此介意並鄭重其事的批判這些蹩腳的論文呢?

小編發現,現階段以發表論文為導向的學術系統的確存在一些詬病,眾多業界大牛們也頗有微詞,不論是論文審核的機制,科研的目的,研究本身對於社會的價值,學術研究本身的重複性和所提供的資訊的有效性都值得探討商榷。想必埃隆馬斯克也是對目前的學術體制進行了深入的體驗和思考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但是也有一些學者認為現行體制也培養了大量人才起到了相當的社會價值。那麼身為科學工作者的你,是否認同以上的觀點呢,亦或別具一格有自己的見解?